2022年10月30日

观察新加坡语言风情的窗口 ——读《多元和统一:新加坡的语言与社会》

2022-11-07T20:55:34+08:00

2013年6月5日,《联合早报》言论版发表了拙文《“同姓异拼”需要规范吗》,后来,我据以改写为《“同姓异拼”和“异姓同拼”》,发表在上海的《咬文嚼字》“华语圈”专栏(2017年11月)。这两篇文章讲的是同一个故事——新加坡的一种奇特的语言景象。 [全 文]

观察新加坡语言风情的窗口 ——读《多元和统一:新加坡的语言与社会》2022-11-07T20:55:34+08:00

2021年12月30日

带着《现汉》下南洋 “老师”时刻在身旁

2022-09-14T16:03:23+08:00

1984年10月,我应聘到新加坡新闻与出版有限公司旗下的《联合早报》工作,随身携带的唯一“宝贝”便是一部1980年2月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第1版(修订本,繁体字版)。 [全 文]

带着《现汉》下南洋 “老师”时刻在身旁2022-09-14T16:03:23+08:00

汇入大海的小溪

2022-09-14T16:25:53+08:00

“华语是以普通话为基础的全世界华人的共同语。”(《全球华语词典》前言,商务印书馆,2010年5月,北京)6年后,这部词典的升级版《全球华语大词典》的序文说:“所谓‘大华语’,就是以普通话/国语为基础的全世界华人的共同语。” [全 文]

汇入大海的小溪2022-09-14T16:25:53+08:00

2021年06月28日

异彩纷呈学术路 南国之梅吐芬芳读 ——《马来西亚华人社会语言研究》

2022-09-14T16:49:56+08:00

中心成立后,周教授策划设置与中国、中华文化有关的课程,同时制定学术研究与交流规划,以便展开与海外学者的交流与合作,借以带动新加坡的华语研究,以期提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全 文]

异彩纷呈学术路 南国之梅吐芬芳读 ——《马来西亚华人社会语言研究》2022-09-14T16:49:56+08:00

2021年04月30日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