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西岭,新加坡的海角天涯

    马西岭以林义顺的住所“马西庐”命名。上世纪70年代,这里的莲塘农舍逐步让地给兀兰西市镇,如今3万多居民在新加坡最北的海岸线安家。马西岭山丘密布,离新山只隔一水之遥,自有“山水钟情故一行”的另番情怀。 [全 文]

  • 自学成才的叶瑞平

    上世纪70年代,我疯狂爱上华乐,和友人一起搞乐队。那时候的客观环境跟现在完全不一样:没有官方的支持、没有民间的赞助、一切靠自己。当时新加坡与中国还没有建交,就连供乐队演奏的乐谱也没有,需要听着录音带一个音一个音地记下总谱,后来自己才慢慢学会了编谱、作曲…… [全 文]

  • 春风化雨传承京剧的林美莲

    戏曲行话说“十年磨一剑”,林美莲用11年打磨《王熙凤》。她用心、用功、用劲,甘于奉献、勇于担当、精益求精的精神,给我们的京剧舞台留下了一台好看、好听、琳琅满目的好戏。她的《王熙凤》2011年首演,2016年重演,今年6月三演。 [全 文]

  • 狮城凤毛 ——新加坡第二代艺术家何和应

    何和应1935年出生于中国海南,1951年南来新加坡,2012年荣获文化奖,是新加坡迄今最重要的美术理论家,也是开一代风气之先的现代主义和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和美术评论家、文学作家。 [全 文]

  • 戏剧赐予的精神力量——梁巧珍专访

    第一次见到戏剧界和舞蹈界前辈梁巧珍,马上感觉到她那股火力充沛的激情。她炯炯有神的眼睛和滔滔不绝的说话,不像是位已经是82岁的人。梁巧珍是新加坡少有的舞蹈、话剧、电视剧、歌唱集聚一身的四栖演员。 [全 文]

  • 心灵叩响的音符 ——方然专访

    上世纪初叶,一个“诸事皆宜”的日子。福建金门县金湖镇后垅乡,一间低矮的老厝前,一场生离死别的戏码正在上演。 [全 文]

专题:

观察新加坡语言风情的窗口 ——读《多元和统一:新加坡的语言与社会》

By |Tags: , |

2013年6月5日,《联合早报》言论版发表了拙文《“同姓异拼”需要规范吗》,后来,我据以改写为《“同姓异拼”和“异姓同拼”》,发表在上海的《咬文嚼字》“华语圈”专栏(2017年11月)。这两篇文章讲的是同一个故事——新加坡的一种奇特的语言景象。 [全 文]

新加坡图景

By |Tags: , |

2022年8月7日专程前往客纳街72号的吾庐俱乐部听讲座,有两个吸引我的原因:其一,讲座是关于中国艺术大师吴冠中(1919-2010)与新加坡的一段渊源,新中两地的文化交流是我感兴趣的课题;其二,演讲者王丽凤是我研究的惠安先贤王水九的女儿,海外华人家庭的教育也是我所关注的。 [全 文]

无相之相 ——新加坡美术名家黄奕泉

By |Tags: , |

艺术是什么?据说自亚里士多德以来约有2万余种关于艺术的解释或定义。世界如此精妙繁复,艺术如此令人心眩神迷,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在有形与无形之际,有人看到物件,有人看到历史,有人看到精神,有人看到虚空。 [全 文]

唐人、唐山及其它

By |Tags: , |

在网络平台上经常出现各种奇谈怪论,其中之一便是关于南方方言与古代汉语的微妙关系。例如:前天有人说,唐人在朝廷讲的是客家话;昨天有人说,闽南语是唐代的官方语言;今天又有人说,唐诗宋词是用广东话写成的。真是奇哉妙也! [全 文]

潘受与乔大壮交游考略

By |Tags: , |

《潘受诗集》中,潘受和乔大壮生前唱和的诗有7首。1948年7月3日乔大壮自沉谢世,潘受先后写了6首诗纪念乔大壮。另有《友人索书癸未集杜五言律诗五十首复漫题七言绝句四章于后》提及乔大壮对自己的知遇之恩,《鹰公遗稿玄隐庐诗十二卷》遥忆当年和乔大壮等诸贤在重庆诗酒唱和之难忘时光。 [全 文]

藏在头发里的故事

By |Tags: , |

告诉学生,这一堂创作训练课抒写的内容是:“头发的故事”。 学生听后鼓噪不休:“头发?每个人都有头发啊,这又有什么可写的!” 我微笑应道:“正因为每个人都有头发,故事无处不在。” 我随即和学生分享了两则有关头发的新闻故事。 [全 文]

象征含义

By |Tags: , |

十岁那年,我跟着全是大人的旅行团去了鸟巢。抵达时尚未天黑,垂暮的阳光落在坚硬的钢筋上,映出柔和的光辉。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鸟巢。 [全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