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30日

自学成才的叶瑞平

2022-09-16T13:58:43+08:00

上世纪70年代,我疯狂爱上华乐,和友人一起搞乐队。那时候的客观环境跟现在完全不一样:没有官方的支持、没有民间的赞助、一切靠自己。当时新加坡与中国还没有建交,就连供乐队演奏的乐谱也没有,需要听着录音带一个音一个音地记下总谱,后来自己才慢慢学会了编谱、作曲…… [全 文]

自学成才的叶瑞平2022-09-16T13:58:43+08:00

2022年06月30日

从低音提琴手到乐团指挥 ——李诸福的音乐之路

2022-09-14T17:31:01+08:00

上世纪50、60年代出生的许多音乐家都是自学的,凭着天生对音乐的敏感以及勤奋好学、努力不懈、孜孜不倦地在音乐的园地里耕耘。有些人被淘汰了,却还有一部分仍然不弃不离,几十年来无怨无悔地一直走到今天,在乐坛上继续发光发热,为乐坛增添许多异彩,也直接和间接地培养和影响了年轻一代加入音乐的大家庭。李诸福(69岁)就是其中的一位。 [全 文]

从低音提琴手到乐团指挥 ——李诸福的音乐之路2022-09-14T17:31:01+08:00

2022年02月28日

一生为声乐奔波的黄彩鸾

2022-09-14T15:10:47+08:00

认识黄彩鸾,应该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记得有一次看音乐会,听到台上一位歌手在唱我早年创作的歌曲《杨桃结果满山岗》,当时我并不认识她。中场休息的时候和她打了招呼,感谢她唱我的歌,才知道她就是黄彩鸾。从此以后,彩鸾办音乐会的时 候,总会邀请我去聆听。 [全 文]

一生为声乐奔波的黄彩鸾2022-09-14T15:10:47+08:00

2022年01月06日

胡琴声中见真情——记二胡演奏家周经豪

2022-09-14T18:02:27+08:00

在新加坡华乐界,有一批出生于上世纪50及60年代的音乐工作者,他们没有机会进入音乐学院学习,但却对华乐情有独钟,穷其一生孜孜不倦、努力不懈,在自己的领域里发光发热。周经豪便是其中的一位。 [全 文]

胡琴声中见真情——记二胡演奏家周经豪2022-09-14T18:02:27+08:00

2021年12月30日

华乐坛上大姐大

2022-09-14T15:52:33+08:00

何国坚一头栽进去,坚持了许多年,留下六七十年代——独立桥、波东巴西、丹戎禺、牛车水……再不能重现的景观。过去的“旧”和现代的“新”拿来相比照,看到烙下的足印。时间如水,昼夜流逝,庆幸有了这些黑白照片就可以拿来切换许多人的记忆,一瞬间,时间长出两只脚,走向过去。而今国人习以为常的“现状”,无论社会的还是生活的,便有了参照的一面,可以按图索骥,翻出许多兴味。 [全 文]

华乐坛上大姐大2022-09-14T15:52:33+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