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30日

在东盟文化论坛上点亮小红点

2024-01-15T09:17:18+08:00

有幸接获邀请,我于9月底赴广西首府南宁参加“第14届中国-东盟文化论坛”。这一年一度汇集东盟国文化、旅游代表的盛会, 由中国文化旅游部和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办,中国文化旅游部国际交流与合作局、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旅游厅承办。 [全 文]

在东盟文化论坛上点亮小红点2024-01-15T09:17:18+08:00

彩绘人生

2024-01-15T09:19:31+08:00

在我国的印度族同胞当中,和华族接触最为频密的要算是威佳雅(Vijaya Mo-han)。威佳雅和华人在一起可不是吃吃喝喝,她是在向他们传授她的专长:印度传统粉彩艺术。 [全 文]

彩绘人生2024-01-15T09:19:31+08:00

红头巾:用汗水筑起一座坚毅之城

2024-01-15T09:27:02+08:00

2019年10月12日,我们这群义务导览员再度整装,跟参与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文化之旅的110名公众人士在市区穿梭,走一趟红头巾建设城市之路。 [全 文]

红头巾:用汗水筑起一座坚毅之城2024-01-15T09:27:02+08:00

Aunty的“成绩单”

2024-01-15T09:43:28+08:00

Aunty的“成绩单” 编剧 · 谭瑞荣 场景:小贩中心。舞台上有一套在小贩中心常见的桌椅。桌上有吃剩的残羹剩饭和空碗碟。背景是一个熟食摊位。 人物:爸爸、妈妈、弟弟(大约8岁)、妹妹(大约7岁)、收碗碟的Aunty、摊位老板。 幕启:爸爸、妈妈围桌而坐。弟弟和妹妹模仿电影里的勇士在一旁打斗,手里拿着闪着萤光的电子玩具宝剑。 爸爸:(对着两个孩子说)两位大英雄,这里是公共场所,不是在家里哦! 妹妹:桌子这样肮脏,又没有人来清理,怎么坐! 弟弟:你看那个Aunty,走路这么慢,几时才会清理到这边来! 爸爸:没关系啦,我们自己清理一下就好啦。 妈妈:是呵,Aunty这么老了,还要出来赚钱,好可怜。弟弟,你看到没有?你不好好读书,整天舞刀弄枪的,难道将来要当英雄咩?不好好读书,成绩不好,将来就是这个样子,老了还要做工,很辛苦的! 弟弟:妈咪!我的华文都拿到80分了!老师都说我的成绩有进步了!不要每次都这样讲我好不好! 妈妈:不是我每次都想要讲你,是你每次都左耳进右耳出,听不进我讲的话!(说完将目光移向妹妹) 妹妹:(语带撒娇地)妈咪!你是不是又要讲我了?这次我英文拿到90分哦!我会好好读书,拿到好的成绩单给你看的! 爸爸:(一边清理碗碟,一边小声说)妈妈是为了你们好,不要你们像这个Aunty一样,以前没读好书,没有拿到好成绩,现在老了只能帮人家收碗碟,会很辛苦。(对妈妈,压低声音)成绩是很重要,但每天都在讲成绩单也不好。我们不要给孩子太多压力啦。 Aunty:(推着装碗盘的小车慢慢走过来,帮忙清理桌子) 妈妈:(连忙起身,反而撞到安迪,汤水溢出溅到衣服上)哎呀,Aunty!你弄脏我的衣服了! Aunty:对不起!对不起!(情急中要用抹布帮她擦衣服) 妈妈:(闪避)Aunty!你怎么可以用那么肮脏的抹布来抹我的衣服! 弟弟:Aunty,妈妈的衣服是名牌,很贵呵,弄脏妈妈的衣服,你赔不起哦。 妹妹:这是妈妈刚刚买的新衣服呃! Aunty:(因为耳聋,也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一直在那里说对不起) 老板:(拿着纸巾急忙走过来)Sorry ,Sorry!来来来,用纸巾擦擦。 妈妈:(一边接过纸巾一边埋怨)老板,你们怎么不请一个年轻一点的人来收碗碟?Aunty这么老了,你们又怎么忍心看着她做工? 老板:不好意思,她老人家手脚是不太灵活。 妈妈:再说了,客人都没桌子坐,你不觉得会影响你的生意吗? 爸爸:(对妈妈说)你小声点!也许,人家就是为了照顾老人。老人也需要拿薪水的嘛。 老板:没关系,Aunty听不见。她除了耳背,身体还好。她就是在家里闲不住,才出来做工的。 妈妈:她家里没有人给她钱咩? 老板:不是不是,他有两个养子,都有一份很好的收入:一个是马来人,在大银行工作;一个是华人,嘿嘿,是个小老板。 妈妈:那她养的孩子这么没良心呀?都没给Aunty钱? 爸爸:没听老板说吗?Aunty不全是为了钱!(转身对老板说)老板,Aunty以前是做什么的?她没有公积金哈? 老板:(有些生气)你们认为这个Aunty是为了挣钱才来这里做工的吗?你们错了,Aunty有的是钱!(说完就离开回到自己的摊位,拿着刀来砍烧鸡) 弟弟:妈妈,谁说没有好成绩以后就没钱,Aunty也有钱! 妈妈:别听老板乱乱讲!Aunty要是有钱,怎么会出来做这种工作?还这么辛苦! 爸爸:现在的老人,都很孤独。如果另一半走了,子女都外出工作,他们在家里会很无聊!出来做做工,又可以多赚一点钱,有什么不好? 妈妈:是呵,如果我老了,你们都不在我身边,是很可怕嘞! 老板:(端着几盘鸡饭走过来)来老板,18块。 爸爸:(一边付钱一边说)说真的哈,这两位养子也太不是人了!Aunty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她出来做工。老人家一个人无聊的话,可以请工人在家陪她的嘛。 老板:(有些不耐烦了)不是啦! Aunty:(突然感觉有些晕眩,靠在桌子旁) 老板:(老板压抑的情绪正想发作,看到Aunty不舒服,快步走到Aunty跟前,关心地)阿妈,怎么了?都叫你多休息嘛! Aunty:没事没事,只是有点头晕。 爸爸:(恍然大悟,对妈妈说)原来这位就是他刚才说的养子哦。 妈妈:应该是呵。看不出他还蛮狠心呵。 爸爸:(压低声调)你小声点! 妈妈:(故意抬高声调)怕什么?我就是要讲给他听到! 老板:(听到议论,平复了一下情绪,过来对他们说)是的,我就是阿妈养大的。老人家一直没有成家,我就是她的养子。阿妈年轻的时候,白天在建筑工地干粗活,晚上回来照顾我们两兄弟。她带我们上街的时候,常常跟我们讲,这个大厦她搬过砖,那个高楼她添过瓦。我们俩都是孤儿,是阿妈把我们养大成人。现在她老了,我们也想让她享享清福,家里请了工人,什么也不让她干。可她就是不想在家里闲着,硬要出来做工。她说,我们就是她这一辈子的成绩单。在这里,天天看着我当小老板,她很开心。可惜银行不允许她去那里干活,不然,她也想去银行,每天看着她的另一张成绩单。她说她呆在家里,会憋出病来。(说着,眼睛有些泛红) 爸爸:(有些触动)老板,非常对不起呵,是我们误会你了。 妈妈:老板,不好意思,刚才我以为…… [...]

Aunty的“成绩单”2024-01-15T09:43:28+08:00

近况

2024-01-17T10:46:50+08:00

对现在、对未来、对既往的叙说,形成往返的旋律。 [全 文]

近况2024-01-17T10:46:50+08:00

小情诗

2024-01-17T10:48:58+08:00

小情诗 文 · 杨楠 这个凌晨 与昨天没什么不同 我在浓稠的夜里 打捞借口 我们可以聊聊老式电灯吗 聊上个季节恼人的悬铃木,六星的瓢虫 和周三下午烘干的衣物 对,我还要问你 为何新一天伊始 先到来的总是黑暗? 你摇头 我道晚安 你再难遇到这样奇怪的人: 丰收时刻她一把火烧光麦子 当雨夜便丢掉唯一的伞 之后去做光明正大的贼 自视甚高的人

小情诗2024-01-17T10:48:58+08:00

仿佛风

2024-01-17T10:39:25+08:00

既无力使得“伤疤”成为一种救赎,那么它将成为一个悲剧的终结?还是,依然想要从那里寻找记忆,此心未死? [全 文]

仿佛风2024-01-17T10:39:25+08:00

沧桑巨变

2024-01-15T09:40:35+08:00

我国的第一位战地记者陈加昌自1950年加入《中兴日报》,先后在《中兴日报》、《中国报》、泛亚通讯社等新闻机构任职,50多年的媒体生涯,不仅为他积累了丰富的采访经验,也让他收集了大量的珍贵历史资料,包括照片、剪报等。 [全 文]

沧桑巨变2024-01-15T09:40:35+08:00

Yuan Magazine #142

2024-01-22T16:53:15+08:00

第142期 点击阅读电子书   开埠史话 阿都拉: 开埠初期的文化桥梁 黄兰诗 岛国记忆 老照片见证狮城沧桑巨变 欧雅丽 旧貌新颜 红头巾:用汗水筑起一座坚毅之城 李国樑 异族翘楚 彩绘人生 吴明珠 国际之窗 在东盟文化论坛上点亮小红点 林海燕 先贤后裔 若有来世还要做他女儿 ——庄曼娜忆父亲庄竹林 莫美颜 艺文脉动 丝路翰风 ——百位中国书法博士作品邀请展新加坡美术总会新会所开幕 沈芯蕊 沈芯蕊 星洲回眸 一些关于辞典的往事 张夏帏 从新出发 新加坡留学生在沪与部长零距离交流 黄丽晶 杏坛岁月 写活老师 尤今 建筑情缘 新加坡最古老的印度庙 ——马里安曼庙 虎威 医药保健 动脉粥样硬化的防治 李曰琳 华语华文 经典诗词 分级诵读 耳濡目染 心口并用 汪惠迪 台前幕后 [...]

Yuan Magazine #1422024-01-22T16:53:15+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