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30日

百年前掠过狮城上空的雁 ——“业余”画家查尔斯·戴斯

2022-09-14T15:57:25+08:00

1969年6月3日《海峡时报》载文《旧新加坡的绘画现在能在大学美术馆参观》,介绍了纪念本地开埠150周年展览上展出的查尔斯·安德鲁·戴斯(Charles Andrew Dyce)的一组画作和手稿《在海峡的散记1847》。这批作品创作于1842-1847年间,首次公诸于世。策展人William Willets认为它们是反映本地开埠初期景观的幸存作品之一,为了解狮城作为现代城市的早期基本布局提供了宝贵线索。 [全 文]

百年前掠过狮城上空的雁 ——“业余”画家查尔斯·戴斯2022-09-14T15:57:25+08:00

星洲的惠安百年世家:黄永祺家族

2022-09-14T15:58:08+08:00

黄永祺家族是20世纪中期新加坡声名显赫的华商家族。1896年,年仅17岁的黄永祺(名澳,1880-1960)告别家人,离开福建省惠安县后蔡乡,踏上星洲这座岛屿;1957年12月15日,78岁高龄的他,在三子黄桂楠的陪同下,到中华总商会宣誓效忠英女王及新加坡,获得新加坡公民权;1960年12月15日,黄永祺在加东宅邸去世,与1953年去世的妻子郭馨娘(1889-1953)合葬于蔡厝港基督教坟场,将血脉深植于这座岛屿。 [全 文]

星洲的惠安百年世家:黄永祺家族2022-09-14T15:58:08+08:00

西游记 ——野趣艺味横溢裕廊生态园

2022-09-14T15:58:43+08:00

五月天冠病疫情稍歇,好友邀约雅聚,欲外出踏青透透气。我推荐了南洋理工大学的新“云南花园”。游园赏景之后,附近尚有数间校园餐厅,各类美食应有尽有;既可避开人潮,又可顺便消费,支持一下本土餐饮业者。朋友顺藤摸瓜,立即建议顺道去裕廊生态园探看,尔后才上南大校园。大伙儿达成共识,一致通过;由L君开车,一路西游。 [全 文]

西游记 ——野趣艺味横溢裕廊生态园2022-09-14T15:58:43+08:00

《法国菜单》的启示

2022-09-14T15:59:27+08:00

何国坚一头栽进去,坚持了许多年,留下六七十年代——独立桥、波东巴西、丹戎禺、牛车水……再不能重现的景观。过去的“旧”和现代的“新”拿来相比照,看到烙下的足印。时间如水,昼夜流逝,庆幸有了这些黑白照片就可以拿来切换许多人的记忆,一瞬间,时间长出两只脚,走向过去。而今国人习以为常的“现状”,无论社会的还是生活的,便有了参照的一面,可以按图索骥,翻出许多兴味。 [全 文]

《法国菜单》的启示2022-09-14T15:59:27+08:00

直落布兰雅 ——多元色彩的传奇

2022-09-14T15:59:59+08:00

南部山脊全长10公里,登高望远,南部岛屿尽入眼帘。其中花柏山曾经被列为本地名胜,吸引不少外国观光客前来打卡。上世纪60年代的本地电影《狮子城》,以及谢贤、南虹年代的港产粤语片,都少不了花柏山的精彩画面。昔日出国游玩尚属梦想的年代,一家子到花柏山上留影,已成为多年以后珍贵的回忆。 [全 文]

直落布兰雅 ——多元色彩的传奇2022-09-14T15:59:59+08:00

登布西山老营房

2022-09-14T16:00:38+08:00

疫情下较难出国,如要体验异域风情,有一好去处——登布西山(Dempsey Hill)。那里不但环境清幽,其希腊、泰国、意大利等餐馆的氛围和食物,皆能令人产生置身国外的错觉。 [全 文]

登布西山老营房2022-09-14T16:00:38+08:00

左右纵走 逸兴横飞

2022-09-14T16:01:22+08:00

初识陈亮书法,会为刚柔并济的笔势牵动心绪,时而磅礴,时而空灵;忽而蜿蜒,忽而雄健,笔断意连之处翰意神飞,总予人惊喜。12月间在天逸书院举行的《纵横有象》个展较之2017年的《黑白之间》,这些年的积学养气又臻达“得意在忘象,得象在忘言”的境界。 [全 文]

左右纵走 逸兴横飞2022-09-14T16:01:22+08:00

美丽的笔不曾失落

2022-09-14T16:02:00+08:00

提起早期新马华文文学作家叶冠复(1914-2009),年轻读者大概对他的印象极为陌生。这主要是他为人低调,终其一生只出版了一本个人散文集《停晷集》(1962年,香港群岛出版社印行)。1960年代之后,叶冠复渐渐淡出新马文坛,只有零星的作品见报。 [全 文]

美丽的笔不曾失落2022-09-14T16:02:00+08:00

当新加坡叫“罗越”时

2022-09-14T16:02:47+08:00

拜读《早报》“四方八面”林仁余先生的大作《南游记》,给了我一些启示。他在文中提到一个“罗越国”,这个国家在哪里?是什么时候建立的?相信对历史不是很感兴趣的人,都会疑惑不解。然而,当你读了这篇文章后也许会对此有一定的认识和了解。 [全 文]

当新加坡叫“罗越”时2022-09-14T16:02:47+08:00

带着《现汉》下南洋 “老师”时刻在身旁

2022-09-14T16:03:23+08:00

1984年10月,我应聘到新加坡新闻与出版有限公司旗下的《联合早报》工作,随身携带的唯一“宝贝”便是一部1980年2月香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第1版(修订本,繁体字版)。 [全 文]

带着《现汉》下南洋 “老师”时刻在身旁2022-09-14T16:03:23+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