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eople, Yuan #157, Yuan Magazine/风中透过的光 ——王模平油画个展侧记

风中透过的光
——王模平油画个展侧记

文图 · 赵宏

在5月4日,歌尚画廊藉新加坡泛太平洋酒店(Pan Pacific Singapore)展览空间,为本地油画家王模平举办名为《风·光》的个人展览,合计展出29幅作品。

王模平1957年出生于中国湖北武汉,1983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绘画系油画专业,后在该院任油画系副教授,2001年移居新加坡,职业画家,新加坡艺术协会会员。

王模平的艺术之路发端于严谨的学院派美术训练。湖北美院在中国美术专业教育版图中位置独特,他的老师尚扬曾获得第七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终身成就奖,在当今中国油画界堪执牛耳;他的同乡兼学弟曾梵志,是目前在世的华人艺术家中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王模平是一个有抱负、有志向的画家,这些压力对他来说无疑是决定性的。然而,神奇的命运却安排他在盛年之际远离号角高昂的美术战场,来到花香鸟语、混沌长夏的新加披。日复一日,南洋的温情,南洋的暖风,南洋的四野碧波与草木葱翠终于软化了他的艺术雄心,也开启了明媚的变调和弦。

王模平说,“灿烂阳光下大自然的美妙色彩及风中晃动的光影尤其让我迷恋,也成了我在作品中一直想表达的东西”,“在不断的实践摸索后,风中光与色的交响曲最终成了我的一种独特绘画语言”[1]

印象主义是近现代美术专业的普遍认识,但王模平最终却放弃了印象派所特别追逐的光影和时间表象变化。他的作品有一种强烈的抽离三维世界的企图,当其他艺术家还在追求焦点透视的光影视距或超写实主义令人发狂的细节表现的时候,王模平的注意力已经开始转向降维表达,向二维半或二维平面世界退却,有意识地追求一种东方的、有着古老的哲学和禅学传统的平面体验:他刻意模糊空间维度的真实概念,消减焦点和透视造成的视觉带入感,也不再顾及光线的由来和方向,根据自己的情感发展,随意在绘画主体上添加光感。这是一种完全自我的、主观的艺术观察和表现,极大地修正了观众的参与意识,把观众的视野和内心感受从可能逃离作品之外的任何角度拉回作品本身,让画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对观众的导引和驾驭。

“一幅好的绘画作品,一定包含着画家真实的自我,是自然的流露”[2]。王模平细腻地体会到了热带的风与风动之下形成的新的光影关系。“这些时空交错的符号对应着所谓“碎片式的信息和感受”,并置在平面化的空间里,显得庞杂、怪诞又井井有条”,“真正回到了绘画性,他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能够表达复杂感受与悖谬经验的视觉语言”[3]

尚扬说过,“我一直努力赋予这种思考以独特的表达,因为这是我作为一个视觉艺术家存在的理由”[4],以此来衡量王模平的作品,可以看出他着力表现的正是他观念中的客体。从绘画表现来看,他的作品是当代图像语言对传统油画结构方式和表现目标的创新性颠覆,同时也蕴藏了某些超现实主义元素。

《自在》布面油画 105X75cm (2021)

《秋在水中》布面油画 100X100cm (2021)

《双溪布洛》布面油画 70X77cm (2019)

《冰鲜虾》布面油画 90X140cm (2020)

展出作品多数都是强调这种特殊的光影变化,为了凸显线条的流动性,王模平甚至引入了中国书法中狂草的运笔取势和延展技巧。纵观之下,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创作于2020年的一幅《冰鲜虾》,代表了王模平的当代油画思维和技术表达境界:画面中是与大量工业化定制的小粒冰块混埋在一起的冰鲜海虾,海虾若隐若现,冰块此起彼伏。大概是天气炎热的缘故,有些冰块已经融化,水滴折射着日光,但这种光似乎不是发自一个源头和方向,杂乱、随意。海虾是新鲜的,在大量的、纯正的灰度色调之外,偶尔闪烁着略带黄色的光泽,就连海虾身体里已经凝固的蓝色血液也隐约可见。每一只海虾与冰块一样,闪烁着完全自我的光泽,无序、混乱、拥挤地排列着,毫无头绪,毫无道理,但一望而去却是那么真实、自然、合理。面对这样一堆杂乱无章、乱作一团的色彩和光点,退后一步,再退后一步,在某一个瞬间,观众的眼前似乎就会跳跃起无数鲜活的、在晶莹的冰块中翻动的海虾,鲜活、明亮、纯净……

注释:

[1] 王模平 《王模平油画集》,2015.

[2] 同注[1].

[3] 卓克艺术网《尚扬—画风景,画的不仅仅是风景》,2018.

[4] 同注[3].

作者为本地水墨画家、独立策展人兼国家美术馆艺术论文翻译

Home/People, Yuan #157, Yuan Magazine/风中透过的光 ——王模平油画个展侧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