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南洋风情
——新加坡油画家朱宏

文图 · 赵 宏

夜里
文 · 张彦娇

本想趁着世界还睡着
悄悄地哭泣
奈何窗帘的缝隙有月光

林高评语:
意境甚佳。三行短诗也可以很有余味。第二句是全诗的中心。因为有欲泣而不能成声的尴尬,“夜里”、“世界睡着”、“月光”这三个意象便有言外之意引人去揣摩。到底更深人静的时候有什么要对自己倾诉?

 


眼神
文 · 施帆

沉默着
承受着
无端的敌意

那些人嫉妒
她清亮的眼眸
那些人都给倒映进去了

那些人恼怒
她平静的眼神
那些人伤及自己

林高评语:
“清亮的眼眸”和“平静的眼神”暗示她的素养和心境。在“那些人”眼里却看不顺眼,必须加以攻击。不是“清亮”与“平静”变得复杂了,而是人际变得复杂。如果“眼睛”是一面镜子,那么,它不仅可以自照,也可以“照人”。

 


挽留
文 · 黄佩妮

风吹过
白云交会
蓝天开阔而且美丽

落蒙蒙细雨
青翠的土壤
缓缓发酵
路旁的野花
细细向上伸展
大地只是静静
不舍得阳光离去

林高评语:
此诗对于情绪的拿捏十分蕴蓄,最后两句是全诗的灵魂。借景叙事,作者想表达一次印象深刻的邂逅吗?第一节“相遇”是因缘凑合,很美。第二节“离开”是主观因素改变了吗?细雨、青翠、野花、大地、阳光都另有所指,细细琢磨都是很有意味的。结局如何?没说。对于“邂逅”显然还是珍惜的,而且对“野花”没有生怨愤。

作者为本地水墨画家、独立策展人兼国家美术馆艺术论文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