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Yuan Magazine/History, Yuan #153/九十六年前在新加坡诞生的上海书局

space

2020年为纪念上海书局在95年前诞生而出版的图集

1912年是中华民国元年,那年在上海出现了一家“三友实业社”。陈万运、沈九成、方智达,这三位来自浙江省宁波府的年轻人,集资450银元,在上海横浜桥鼎新里(现今的中国上海市四川北路、海伦路附近),开办了一家烛芯作坊。这个由小作坊起家的实业社,在开始时只有雇工六、七人,因由三人合伙经营,故取名为“三友实业社”,寓“岁寒三友,实业救国”之意。

辛亥革命过后的20世纪初叶是一个中华儿女以实业救国为抱负的年代,也是一个海内外华人提倡使用中国国货的时代。王序宾,出生于1894年(甲午年),浙江省温州府平阳县(现苍南县)金乡镇人。他早年曾经留学日本三年,回国后在江苏无锡实业中学当教员。1912年,王序宾从无锡到上海,进入三友实业社当技师,成为这家工厂的早期员工之一。王序宾在金乡镇王家排行老大。他有一个妹妹叫王诚中,嫁给了金乡城外钱库镇大树下村的陈岳书。钱库镇与金乡镇同属当时温州府辖下的平阳县。另外,王序宾还有一个比他年轻九岁的幺弟,名字叫王叔旸。

王叔旸年少时去上海求学,在中法通惠工商中学毕业后,于1921考入上海三友实业社。他先是做练习生,后来再改习商务,经过磨练,脱颖而出,成为三友的业务骨干。经王叔旸介绍,他的姐夫陈岳书于1923年进入三友实业社工作,成了一位海外推销员。就这样,陈岳书经常带着三友实业社以及其它上海厂家生产的中国货样品,南下暹罗(泰国)、马来半岛、新加坡,以及印尼棉兰等地,广受订单,推销“国货”。

1923年2月1日出版的第12058号《叻报》第10版,刊登一则“特别大减价”广告:“本公司为新设门市部,与优待我侨胞起见,拟定于X月X日起特别大减价,陈列各货均标明原价,廉价任凭拣选,机会难得,请趁便宜购办,迟恐莫及。兹将大略货色价目批露,其他花色繁多,不尽细载,幸请驾顾选择,必可使君得称心合意、价廉物美之货也。”在罗列了各种白面巾、大小厚薄不一的冲凉巾、浴衣和睡衣的各种规格及原价格与折扣价之后,广告以“民国十二年一月廿四日/上海三友社毛巾星洲中华发行所启/水仙门十三号”具名结尾。

陈岳书于1923年2月被上海三友实业社派往新加坡,不久便成为上海三友实业社和新加坡店东周林旺合作开设的中华商店(1924年开业)经理,专营中国棉纺织品。在为1922年浙江

壬戌水灾捐款的名单中,周林旺与三友实业社名单并列,刊印在第12058号的《叻报》第12版。在标题“浙江壬戌水灾会第一次收捐清单”下,列明“总共收叻洋二万二千三百三十五大元正”全额捐款,其中星洲头家余东旋捐款1500元,三友实业社同周林旺以及陈延谦等27人各捐款10元,“上海印务书局”捐款5元。

在敏锐地感觉到南洋华侨对由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催生下、用白话文书写的新式中文图书大感兴趣,南洋中文图书市场大有潜在商机之后,陈岳书、王叔旸等人便积极计划筹办书局的开张。1925年,王叔旸辞去上海三友实业社的职务,南来新加坡与陈岳书等人合股,于同年12月1日在中华商店的楼上开设上海书局,地址是水仙门大葛街13号。上海书局在新加坡开张营业,甫站稳脚跟,旋即向南洋其它地区开拓营业点。1926年年底,上海书局先在吉隆坡苏丹街中华第一商店内开设分局。1928年下半年,上海书局又在荷属印尼爪哇泗水琴底安街开设分局。

1929年,新加坡上海书局实行改组、扩大营业,迁至小坡大马路桥北路349号,并开始兼营文教用品。上海书局在印尼的分局因为受1930年代初世界经济危机影响,泗水分局于1932年结束营业。1933年11月3日,陈问樵、张祖砚和陈岳书三人合股,签订合约,在荷兰殖民地时代称为巴达维亚吧城(今雅加达)的班芝兰街7号,开设吧城上海书局(THE SHANGHAI BOOK CO.),“经营中西书籍文房用具事业”。1935年,上海书局吉隆坡分局迁至苏丹街31号,扩大营业,开始兼营文教用品。

新加坡本坡的上海书局自创建起,虽然多次搬迁,但一直在小坡做门市营业。按照新加坡市区重建计划,大小坡底的旧店屋必须拆除重建。1972年6月1日,新加坡上海书局结合业务发展的需要,扩大门市,迁至维多利亚街81号继续营业。在1975年上海书局50周年店庆时,上海书局在新加坡、吉隆坡、雅加达三地都设有门市部;分布新加坡、吉隆坡、香港三地的上海书局,还另设有图书批发部和邮购部,方便本埠和外埠同业及读者选购各种图书。1990年,上海书局再度搬家,迁入百胜楼。

纵观上海书局的创建史,它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浪潮外溢,在以新加坡为中心的南洋地区,奔涌而出的一朵文化思想和商业行动相结合的浪花。而遍布南洋地区的华人华侨,则让这朵奔涌的浪花变成一股清泉,籍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魅力,在一个由英荷等欧洲殖民统治的地域流淌数十年。她历经前殖民地、二战后重建、反殖自治、独立建国,以及新加坡国家建设等不同历史时期,给本地几代人带来了健康向上的精神食粮。上海书局最终于2001年与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合股,成立中图(新加坡)上海书局。公司最后在2009年5月8日,被新加坡高等法院宣判清盘结业,并于当年年底关门谢客。

书籍是人类记忆和想象的延伸。上海书局曾经是南洋人民的一个共同记忆。今年是2021年,96年前(1925年)上海书局在新加坡诞生。在她存在的数十年岁月里,上海书局为本地区的读者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精神食粮,她值得我们缅怀和纪念。

space

(作者为本地作家)

space

Home/Yuan Magazine/History, Yuan #153/九十六年前在新加坡诞生的上海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