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 · 陈煜

Home/Yuan Magazine/History, Yuan #151/闽籍侨领的宗乡网络——林庆年与林金泰茶庄

 

1968年12月6日,出生于安溪罗岩的闽籍侨领林庆年(Lim Keng Lian,1893-1968)在新加坡去世,享年76岁,星马华社对他的离世深表哀悼。《星洲日报》刊发长篇文章记述其生平,谈及他的商业成就,赞颂他对于华社的贡献,概括了他的人格魅力:“凡社会福利及重要公益事业,无不躬身其事,而深受各机关社团之倚重,要务纷集,日理万机,盖能者多劳,其为人恭谦礼让,文质彬彬,有君子之风,劳怨不辞,是以无论远近亲疏,咸器重之,夫以一个书生,内蕴经纶,外形坚毅,发奋有为,流惠邦家,造福人群,堪为世范。”

关于林庆年生平事迹,在安溪会馆等会馆机构的纪念刊中有短文记载,目前有两位学人有较为深入的论述:其一是林捷胜在对于福建茶业贸易史展开的研究中,论及林庆年与林金泰茶庄在新加坡茶业中的影响力;其二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王娟的荣誉学士论文,侧重评述林庆年在中华总商会与福建会馆的贡献。林庆年在星马担任的社会职务极多,坊间较为关注的是他作为福建会馆教育科主任时的成就,在他的倡导下,华校开始采用国语教学,举办联合会考确保教学质量,以及他在担任中华总商会会长期间,领导南洋华侨筹赈救灾抗日等。

目前关于林庆年的研究,鲜少论及其家族世系与宗乡网络。1926年2月,林庆年受家族重托,在吉隆坡谐街设立林金泰茶庄,年中本地媒体报道该茶庄参与安溪公立珊屏平民小学校

的募捐活动;1927年6月,林庆年在源顺街设立林金泰茶庄,兼营汇兑银信业务,年底其名字即出现在新加坡林氏大宗祠九龙堂(简称九龙堂)董事名单上,林金泰茶庄成为九龙堂重要资助人之一。不难看出,林庆年在极短的时间内融入星马的安溪(地缘)与林氏(血缘)的宗乡网络,此后一直担任这些宗乡会馆的领导职位至逝世。

青年时的林庆年(图片来源:青年时的林庆年(图片来源:《安溪会馆金禧纪念特刊《安溪会馆金禧纪念特刊》》))

九龙堂与林金泰家族

在九龙堂入口左侧墙壁上镶嵌着一幅大理石碑,镌刻着祠堂捐款人及捐款数额,林金泰位列第七位,捐款数额为2000元,是重要捐款人之一。近期在九龙堂辨识出17尊祖籍地标识注为“安溪县罗岩乡”的牌位,这些牌位跨越五代,涉及人物达115位,可以推断“林金泰”为林金泰茶庄,为厘清这个家族的世系提供了线索。

林庆年三叔林诗国林庆年三叔林诗国
(图片来源:《安溪会馆三十周年纪念特刊》)

林庆年为《安溪会馆三十周年纪念特刊》题字

九龙堂里的林庆年神主牌

林金泰茶庄在九龙堂前堂中龛中间格供奉有三尊牌位。以牌位所处位置高低而论,第一位是林宏德与高夫人的神主牌;第二位是林庆年与两位夫人(张旋娘、黄励勤)的神主牌;第三位是林霁峰与两位夫人(黄温俭、英枝)的神位。林宏德被视为林家茶业的创始人,其牌位标注为“清诰封修职郎贡生”,奉祀人为霁峰、云峰、霞峰;林庆年是林金泰茶庄的核心人物,其奉祀人为文渊、文洞、文奉、文炯、文瀚;林霁峰是林宏德长子,牌位亦称其为“清诰封修职郎贡生”,奉祀人为国局、国阵、国诰、国品、国伍、国璧等六子。

1936年6月,林金泰茶庄主人林诗国在星洲猝然离世,悼文称其有“昆仲六人”。1983年林文治在忆述家族往事时称书国为祖父,诗国为三叔祖,赋国为四叔祖,庆年为二叔。可以推断:林宏德次子云峰育有六子,其中长子书国、三子诗国、四子赋国。林庆年为书国次子,林文治为其兄长大年之子。从九龙堂牌位所记录的名字推断:林宏德家族第二代字辈为“峰”、第三代为“国”、第四代为“年”、第五代为“文”。

安溪罗岩林金泰茶业

林家茶业的创始人为林宏德。这位茶农不仅种茶制茶,更是在道光年间(1821-1850)创立商号,将茶叶销往漳州、云霄、潮州等地。林家茶业传至第三代,林云峰的三个儿子联手,书国精于经营,诗国擅长制茶。推测三兄弟创立林金泰茶庄,在闽粤各地开设分号,凭借在潮汕发展的商业网络,委托星洲十八溪墘的潮商荣泰号代理,将金泰茶销售至南洋。

安溪是闽南重要茶叶产区,罗岩也是名茶黄金桂的发源地,林金泰茶庄销售的是自制茶品,罗岩是家族的根基。然而,清末民初安溪匪患严重,富裕的林家一直是土匪袭击的对象。林文治在其文章中回忆道:“乡匪林板、林元、林雷等公然威吓,多次勒索,敲诈不休,任意骚扰,几无宁日。”1914年,林书国不幸急病去世,年仅50岁,诗国赋国遵从兄长遗嘱避匪外迁,1917年在厦门开设林金泰茶庄,诗国、赋国、庆年为三大股东。

林金泰家族在罗岩的处境,使得他们必须自卫以防盗匪。作为家族第四代,林庆年在北京大学毕业后,返乡拿起枪杆保卫家园。《星洲日报》在其悼文中称:“与乡民组团捍卫桑梓,曾任漳北保安队统领,复受任赣军独立团团长。”安溪坊间亦流传一则故事,1918年林家70多口人连夜逃离罗岩,彼时林庆年26岁,正是热血青年。

安溪罗岩现存的林金泰家族产业“敦诚居”,是一栋两层高的防御型堡垒,形制类似土楼,外墙为石头砌筑,遍布防御性孔洞,一角设有高起的角楼,内部为木结构,中央为庭院,坡屋顶作法。从外墙砌筑方法推测,此建筑是经多年修建完成,内部没有太多的房间,也没有多余装饰,不像是林家聚族而居的做法。根据林文治的回忆,家族逃离罗岩后,每年派亲信回乡收购茶叶,茶厂仍在运作。敦诚居极有可能为林家留守族亲居住,并用来存放茶叶。

早在1920年代初,厦门林金泰茶行已在寮仔后开设店铺设厂。一份珍藏于英国国家档案馆的契约显示:1930年3月5日,林诗国与林赋国两兄弟向Malcampo&Co.(西班牙公司)买下寮仔后产业,亲笔签下契约。这个编号为英国租界第8号的土地,最早是英国驻厦门领事馆向当地人永租的,紧邻厦门内港,设有专用码头。

林家迁居厦门后,也在鼓浪屿购地建宅安置族人,产业称为“梅园”,现为鼓浪屿重点历史风貌建筑。根据厦门地方学者林聪明的研究,现门牌为康泰路5号的梅园,原占地达6000多平方米,现仅存一半。三层高的红砖洋楼,背靠笔架山,面朝内厝澳海湾,建筑面积为1500多平方米,这栋建筑建成于1924年,产权登记于1928年,为林金泰茶庄族产。

安溪罗岩敦诚居正面(2019)

安溪罗岩敦诚居入口(2019)

安溪罗岩敦诚居背面(2019)

鼓浪屿内厝澳梅园(2011)

梅园三层红砖洋楼(2011)

 

林金泰茶庄南来星洲

1925年林庆年下南洋开设林金泰茶庄,先是在吉隆坡谐街,后在星洲源顺街,负责南洋销售业务,兼营汇兑银信。坊间多认为,林金泰茶庄南来的原因是其代理商荣泰号出现问题,不得不派林庆年前来。值得关注的是,林金泰茶庄与荣泰号的合作持续到1935年11月在《南洋商报》刊登停止代理启事为止。

相信百年老字号林金泰茶庄在星马设立分行,看中的是日益兴旺的南洋市场。事实上,金泰茶在南洋极为畅销,甚至成为福建乌龙茶的代名词,市场上不时出现假冒伪劣商品。林庆年的到来加大了对于商品的管理:将自家茶品的商标加以注册,与警方合作打假,通过媒体宣传推广金泰茶。二战之前林金泰茶庄业务达到鼎盛。

林金泰茶庄部分产品商标

林金泰茶业能够延续超过百年,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其制茶技艺与优质茶品。为了确保商品的供应,他们在福建各地设有制造厂,其中自家茶厂设在厦门寮仔后,安溪的尧洋、蓝田、罗岩。合作茶厂包括崇安赤石街的林瑞苑茶庄,武夷山珠帘洞、霞宾、龙珠三处。

二战后林庆年回到新加坡重掌家业。然而,随着西式饮品的引入,中国茶市场逐渐没落,加上1949年后中国政权的变更,林家失去对国内产业的掌控,茶品供应链遭受阻断,林金泰茶庄渐渐淡出世人视野。其家族留存在安溪罗岩和鼓浪屿的房产也无力维护,如今已极为破败。

闽籍华商的宗乡网络

对于二十世纪初的星马华社而言,林庆年无疑是极为特殊的存在。大多数的侨领是白手起家,华人常言富不过三代,林庆年却是茶商世家的第四代。他在33岁的年纪身负家族重托,凭借雄厚资本出现在星马;与大多数无缘接受教育的侨商不同,出生世家的林庆年得以接受良好的教育,毕业于北京大学,有着超越乡土的先进思想观念;与大多数华侨不同的是,文质彬彬的林庆年曾经拿起枪杆捍卫地方安全,领导过民团与保安队,有着罕见的军政经验。

林庆年对于社会民生的关注与超群的领导力,归功于与生俱来的天赋,也得益于家族的世系传承,使其能够以极短的时间在星马华社脱颖而出。对于林庆年和林金泰茶庄的研究,须将他们在祖籍地安溪、居住地厦门、侨居地星洲的三地信息串联起来;特别是各地对于福建茶业的研究,从家族世系与宗乡网络的角度,还原这位个性鲜明的人物以及一个百年品牌的历史。

(作者为ON-LAB创办人兼主持人、本刊编委)

Home/Yuan Magazine/History, Yuan #151/闽籍侨领的宗乡网络——林庆年与林金泰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