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Art, Yuan #155, Yuan Magazine/欲语还休 “艺”情绵绵

欲语还羞  “艺”情绵绵

——画家陈庆个展侧记

文 · 赵宏     图 · 受访者提供

陈庆近照

2022年1月22日,旅居本地的中国籍女画家陈庆在新加坡歌尚画廊(Goshen Art Gallery)举办《生生胡姬·魅力新加坡》画展,这是画家南来20年后的首次个人展览,作品有人物、花卉和风景,均系油画。

1989年,陈庆考入贵州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师从贾鹃丽和任小林,并与贾鹃丽亦师亦友。贾鹃丽现居法国,职业画家,作品有强烈的象征主义倾向,人物与风景结合,风格婉约、细腻、忧郁、神秘,在法国美术界颇具声望,亦曾多次在本地资深画廊——宣和文物举办个人作品展。贾鹃丽十分推崇维也纳分离派领袖、奥地利知名象征主义画家古斯塔夫·克林姆特(Gustav Klimt,1862-1918),以及法国纳比派画家勃纳尔(Pierre Bonnar,1867-1947)和维亚尔(Édouard Vuillard,1868-1940),陈庆自然而然地受到影响。她的作品富于简约和变形的装饰风格,依据纯美学的装饰设想及着色与构图,把本人的主观变形感受注入绘画表现之中,强调自我的心灵观照。纳比派吸收了高更、塞尚及日本浮世绘艺术的部分技术元素,而日本浮世绘的一个重要源头即是中国艺术,这也许就是陈庆愿意借力其中,探寻心灵慰籍的艺术联系吧。在理性和感性的指引下,陈庆将自然实景、人物、花卉重新安排,强调诗意化的变形和平面装饰表达的象征意义,展现色调的单纯与质感。

《无题1号》油画 76.2X76.2cm(2021)

1993年,陈庆任职贵州财经大学校报编辑,1996年水彩作品入选首届中国水彩画大展,2019年入选中国全国美展。她早在2002年就已南来新加坡,尽管做了几年家庭主妇,但并未放弃绘画。绘画,成为画家,一直是她的梦想。不过,她在2005年后的几份工作,如出版社编辑、华文老师、慈善机构执行秘书等,都与美术事业有一定距离,只能在繁忙的工作间隙挤出零零星星的一点儿时间画画。

沉寂多年之后,在新冠疫情来临的2020年年初,陈庆在《梵高手稿》中读到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信,内心为之一振,“我常常觉得自己无比的富有。当然不是指金钱方面(尽管我现在贫穷,但也许不会一直如此),而是我有幸找到了自己的事业,可以为之投入全身心和灵魂,而这份职业又能给予我启发,赋予我生命的意义”。于是,她把自己关进画室,几乎足不出户,不与外界交流,每天画画、阅读,成了生活的全部。她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历经重重磨难后没有被命运击垮,没被生活磨去棱角,拥有真诚质朴的内心和一双会流泪的眼睛,面对一首诗、一幅画、一段音乐,常常感动莫名。

陈庆画作

《清欢》油画 60.2X60.2cm(2021)

《易经》云: “生生谓之易”,一切万物生灵都是生生不息、循环往复的,革故鼎新、繁荣昌盛是万事万物产生的最终本源。胡姬花是新加坡的国花。有“卓越锦绣,万代不朽”寓意的、富有灵性和顽强生命力而奔放华丽的花姿,让陈庆灵感大发,创作了一系列胡姬花作品,令人印象深刻。“生”,是发育进展,是未来和希望。“生生”并不是简单的“初生”与“生长”的二次叠加,这含义背后所孕育出的“和谐”,就是世界本来的样子。

《锦簇花团》油画 50.8X25.4cm(2021)

新加坡早已深入陈庆的灵魂,她喜欢穿行在大街小巷,从高楼林立的金融区,到充满烟火气的小镇,每一处都极具个性和魅力。她说:“艺术的道路永无止境,我将用心画画,投入我的全部身心和灵魂,无论是否有人喝彩,永不停歇”。

(作者为本地水墨画家、独立策展人兼国家美术馆艺术论文翻译)

Home/Art, Yuan #155, Yuan Magazine/欲语还休 “艺”情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