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Yuan Magazine/Art, Yuan #153/虎豹别墅重访

space

在虎豹别墅内的水池边看“虎豹别墅”牌坊

小时候出国是痴人说梦,连“在地游”的机会也不多。在地游,哈!当年还没有这个词呢!

独立初期,新加坡国内的旅游点不多,虎豹别墅肯定是其中一个颇具声名的。但当大人说:“今天我们去虎豹别墅玩”,我不会觉得特别兴奋,宁可听到“今天我们去大世界逛”,或者“今天我们去樟宜海边游泳”。

虎豹别墅这个地方很特别。但说真的,我并不十分喜欢。

space

看不到别墅的别墅

感觉上那是个“很远”的地方。大人开车从市区出发,一直要开到巴西班让路。Pasir Panjang是马来语,直译“长沙”,指的绵长的沙滩。以此为名的公路当年沿海,一直延伸到裕廊。

怎知道已到达虎豹别墅呢?很简单。只要看到泥塑的山坡,坡上有各种人物、动物彩像,便知已靠近。下车走斜坡路,过一道牌坊即进入别墅范围,不必买门票。

来到这里,小孩实在没什么可玩的。仅仅看塑像,一个又一个的塑像,一组又一组的塑像。有些也许做得太逼真,加上主题严肃——比如“十八层地狱”里的种种,不但没有玩的乐趣,简直令人心惊。

童稚的心灵有个疑问:此处名唤“虎豹别墅”,“虎”、“豹”指的是以虎标万金油发迹的胡文虎、胡文豹两兄弟,大人有解释;但别墅看来看去总是看不到。它到底在哪里?

这个问题直到多年后才找到答案。

一度是中国神话主题公园

将时光快进至今年6月。疫情下在地游的一次行程,使我和妻驱进已整20多年未踏入的虎豹别墅。我们是从山景道住处将车开往巴西班让路,与我童年坐车的路线相反。

通往别墅的梯级及围墙

我们一路上谈论着上一次游览的情景。应是1990年代初期,虎豹别墅在关闭了数年并经过一番改造后,重新开放,成为要买票进入的中国神话主题公园。那是个盛行主题公园的年代,我和妻及几岁大的女儿刚游过香港海洋公园,玩得痛快,也想体验本地同类型景点。发现塑像中旧时熟悉的有一部分失去踪影,一部分位置转移;新添者如巨型龙头则不伦不类。此园有坐船游览活动——高潮是穿越十八层地狱再感受从高处滑下的刺激,也有半室外剧场的歌舞娱宾,却无法让我们乐翻天。

说着说着到达目的地。此番重访不为“玩”,只为心中那道“老问题”,尽管已知答案——虎豹别墅本有别墅,但早已被拆除。这一趟到来只为寻找它留下的痕迹。

别墅由先驱华人建筑师设计

别墅是胡文虎送给他弟弟的礼物,在1937年落成,由新加坡第一位华人注册建筑师何光耀设计。那是一栋平面以7个圆形组成,并有7个穹顶,装饰艺术风格的建筑物,在当时十分前卫。据说,它之所以有那么多的圆,是因为胡文虎的指示,许是为了取个圆融意象的缘故。

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胡文豹回返老家缅甸,数年后逝世;胡文虎则移居香港。日治时期,别墅被日军占用。和平后胡文虎决定将失修的这栋建筑拆除。直至他1954年辞世,于园地里添置大量塑像。

一心要找别墅留下的痕迹,轻易地就找到了。就在整个园地的最高点,是个广场,广场上有圆形“图案”——不正是建筑物留下的残垣!凭此可看出它的平面,想象它的空间。除此之外,围绕着建筑物的三道围墙及三座楼梯也依然存在。广场上、梯级旁有告示牌用文字和旧照片解说别墅沧桑。

不但别墅“圆融”,连带围墙、楼梯也一样,甚至园内西式凉亭也是如此。圆球、圆弧、圆柱、圆顶的主题,组成一首趣味盎然的圆舞曲。

园内的圆顶西式凉亭

重新探索虎豹别墅

别墅寻踪任务完成,十分欣喜。再细看园地,有以下的“重新发现”:

1.现在的虎豹别墅尽量恢复原貌,除了不收门票,大龙头已拆除,游船已停摆,一部分因不符合中国神话主题而曾被移走的塑像已重新置入;这些我都按赞。尤其喜欢异国风情塑像如日本相扑手、自由女神像的重现,皆因它们是当年无能力出国者所争相拍照的对象,是我们的共同记忆。

2.虎豹别墅虽无别墅,但园地里有不少其它类型建筑和结构,如塔、碑、亭、桥、牌坊。牌坊上更有名家所撰所书的横幅和对联,可细细品味。

3.雕塑群中,和中国古典名著如《封神榜》《西游记》《三国演义》或民间故事如《白蛇传》有关的塑像,可以是初次接触这类故事学童的“延伸学习”媒介。

此行还有另一收获:那就是在访客中心的小型展览中,读一遍胡氏家族、万金油、虎豹别墅的历史而得到对这一切较完整的印象。若问:从小到大到过虎豹别墅多回,哪一回最精彩? 答案肯定是:2021年的重新探索!

space

(作者为本地建筑师兼作家)

space

Home/Yuan Magazine/Art, Yuan #153/虎豹别墅重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