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Yuan Magazine/Culture, Yuan #154/《法国菜单》的启示

《法国菜单》的启示

——“听说读写”四合一

文·尤今

在过去传统的课堂里,常见的情况是:老师站着,口沫横飞地讲足两堂课;学生坐着,一言不发地听足两堂课。这样的一种授课方式,是单调的;这样的一种学习方式,是被动的。学生到底吸收了多少?老师一无所知。更甚的是,貌似专注的学生在上课时思想开小差,老师也无从察觉。与此同时,学生当众说话的能力常年得不到磨练,在有必要开口时,总无法在压力底下透过富于组织性的语言很好地表达自己。

鉴于此,当我为创作训练班的学生设计教材与授课时,总会透过多元化的活动和师生之间频繁的互动,击破课堂的沉闷,确保学生能里外如一、快乐专心地学习。

举个例子。

有一回,我利用著名作家李家同一篇趣味盎然的散文《法国菜单》,设计了一堂生动活泼的课。(注:创作班每堂课时长2小时。)

《法国菜单》内容讲述的是一家法国餐馆设有两种菜式一模一样的菜单,其间的不同是:A菜单价格合理,B菜单价格昂贵。比方说,同样一份牛扒,B菜单上标识的价格,就比A菜单贵了好几倍。A菜单是给男士看的,B菜单则是给女士看的。关键在于,男士在付账时,依据的是A菜单的合理价格。餐馆“玩”的是“心理战术”——女子点食“价昂”菜式而男子面不改色,女方认为男方慷慨大方,心生感动;一餐过后,未稳的恋情趋于稳定,最终玉成好事。

文中指出:曾经光顾这家餐馆的姜老师,从中得到了灵感,进而把这原理灵活地运用在教学上。在高老师匠心独具的安排下,班上学生没有人再怕数学,而姜老师也从而得到了全班同学的爱戴。

姜老师教导的科目是数学,她认为激励学生最好的方法是给予他们尊严。因此,每次测验时,她都会煞费心思地给同一班的学生设计甲、乙、丙三种深浅不同的考卷——甲种考卷难度最高、乙种考卷程度中等、丙种考卷最为容易,让程度不同者各得其所。

姜老师这样的做法,是具有一定的争议性的。如果将这个做法转移到新加坡的课堂上,是否行得通呢?

我决定在班上让学生就此课题展开辩论。

我选了六名辩论代表——三名代表正方,三名代表反方,另外再选三名学生担任裁判。至于班上其他学生呢,则当观众,他们可以在辩论结束后,提出问题,积极参与讨论。

由于辩论的课题与他们的学习生涯息息相关,所以,辩论会一开展,学生们都口若悬河,一串串犀利的话语由他们口中快速吐出,好似金鱼在水中冒出的一串串气泡,生生不息。其间没有“无的放矢”的攻击、没有“言不及义”的胡诌。他们全神贯注地聆听、义正词严地反驳,刀来剑往,见招拆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整间课室,枪声砰砰,剑影飞窜,妙趣无穷。

正方代表慷慨陈词:学习的心理,能够直接影响学习成果,姜老师分设三种考卷的举措,正好能够帮助学生突破学习的心理障碍,是一种立竿见影的心理治疗法。对于那些程度较差的学生,她让他们做符合自己程度的考卷,祛除他们心中的恐惧,给他们注射一种唤作“信心”的药剂,让他们循序渐进地学习,成绩节节上升。到了学期末,他们程度大幅度提高,姜老师只需要准备甲和乙这两种考卷就可以了。至于程度好的学生,姜老师就让他们攀爬山峰,不断地以高难度的考卷去测试他们,让他们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从而不断地驱策自己、提升自己。姜老师最后取得的胜利成果,就充分证明了这样的举措是有百利而无一弊的。

反方代表则一针见血地指出:姜老师这样的做法,是会产生反效果的。那些用功的好学生,也许倾尽全力都无法在难度高的甲等考卷上取得满分,他们可能会因此而觉得泄气。有些功利主义者,或许就会因此而放慢脚步——原本可以跑一百步,现在只愿意跑五十步,反正表现差了,姜老师便会安排他去考较为简易的乙种或丙种考卷,轻而易举地赢取高分,干吗还要如此夜以继日地死拼活拼呢?换言之,姜老师这样的举措是会影响好学生的学习心理而把他们学习的脚步拖慢的。至于那些程度差的学生,则会因为取得和实际程度不相符的好成绩而变得趾高气扬,就像井底蛙一样把世界都看扁了,日后又怎样能够应付真正艰巨的挑战呢?

正反两方的学生们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事情,得出截然不同的见解,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往来频繁的唇枪舌剑下,学生们的脑筋被很好地激荡了、思维很好地被磨锐了、唇皮儿也很好地得到了磨练。

“听说读写”是语文学习四个紧紧相扣的环节,活动至此,已经圆满地完成了“听”和“说”这两大项目了。

紧接着,我嘱学生再次细读李家同这篇佳作《法国菜单》,从中汲取创作的养分。此文采用了直叙和倒叙两种交叉混叙的手法,值得借鉴。

之后,我给学生布置了一份作业,嘱他们提笔抒写学习生涯中一个令他们难忘的恩师,并写出这位老师不落窠臼的教学法。

由于学生写作的素材汲取于现实生活,因而笔下人物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学生詹丽芳写的是教导华文的高老师。高老师非常注重阅读,她成立了一个班级图书馆,嘱咐每个学生带一本课外书到学校来——班上如果有30个学生,便有30本书。她要求学生每周借阅一本。她表示,学生如果时间不足,不必通读全书,但至少必须细读其中的几篇。最为重要的是,他们必须从中汲取有关的养分,并将学得的写作技巧和丰富词汇付诸运用。每个星期一,她总抽出15分钟的时间,请其中一名学生分享阅读心得。高老师给学生打了一个生动的比喻,她说:“未读课外书之前,你们就像是一个个白白的面团,没有颜色、没有亮泽、没有形状;然而,受了文字的熏陶之后,你们由内而外都起了惊天动地的大变化,变成了一个个五颜六色的蛋糕,散发出品德的馨香和迷人的魅力。”詹丽芳意兴勃勃地写道:“班上同学在高老师的指导下,都爱上了阅读,我们每天都会互相探问:嗳,今天,你变成了什么蛋糕啊?”

高老师把阅读化为一项香气芳馥的活动,让学生们沾上书香、染上“读瘾”,欲罢不能。

另一名学生何峻轩,写教导历史的萧老师。萧老师以与众不同的方式,把历史这一科教活了。何峻轩最难忘的一堂课,是在户外上的。萧老师把全班学生带到新加坡河畔去,讲述十年清河运动的艰巨历史。何峻轩以惊叹的语调写道:“在我眼中,新加坡河,只不过是一条平淡无奇的河罢了,然而,经萧老师解释后,我才知道,这一条河,一直以来,都肩负着沉重的历史使命,紧扼着新加坡的经济命脉。十九世纪,繁忙的驳运活动使新加坡河的两岸成为盛极一时的商贸中心,随着时代的进步,码头设备日益现代化,新加坡河就渐渐失去了原本的重要性了。新加坡独立后,经济转型,工业蓬勃发展,新加坡河自此便备受冷落了,垃圾处处漂浮的它,邋里邋遢,臭气熏天。萧老师指着波光粼粼的清澈河水对我们说道:今日河水清澈洁净的崭新面貌,是经过十年努力才达致的!啊,我从来没有想到,一条短短三公里长的河,竟然蕴藏着这样丰富的历史故事,萧老师让我们充分地了解,历史其实不是在讲述过去岁月死去的事实,它是一条通往未来的道路——唯有明白了过去,才能了解未来的去向;唯有借鉴于过去的错误,才能避免将来重蹈覆辙。我喜欢历史,就始于萧老师的教导。”

以李家同的散文《法国菜单》作为引子,我经过周详的设计,通过了趣味性的活动,圆满地把学习语文的四大元素“听说读写”一网打尽地涵括于课程内,一石多鸟。而学生在精神饱满的状况下完成这“四合一”的课程,也获益良多,事半功倍。

(作者为本地作家、新加坡文化奖得主)

Home/Yuan Magazine/Culture, Yuan #154/《法国菜单》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