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Oneness Magazine//有一种情谊叫战友

有一种情谊叫战友

文│吴晓君整理   图│新加坡国防部

资料取自Pioneer 杂志

国民服役,让原本或许不会相遇的人,命运般的相识、相交,甚至相知。截然不同背景的人,因着军训过程中的同甘共苦,催生出一种带荣耀感的情谊,一辈子铭记于心。

故 事 一

一日一菲的相互扶持

Altoveros(左)和Asao

2020年4月,三级上士Asao Yosuke入伍时,异常紧张。他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新加坡人,他两岁起就住在日本。19岁那年,他被征召入伍后,独自一人回到新加坡。

Asao在新加坡没有朋友,服役前只回来几次,所以很担心能否适应新加坡的生活,也担心与其他同袍会有隔阂。令他忧心的还包括他也只会说英语和日语,对于周围的人讲的多种不同语言,根本摸不着头脑。

他说:“刚到达基本军事训练中心(BMTC)整理自己的铺位时,看到一个个的陌生人让我有点害怕,因为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

有趣的是,他的同袍、同样19岁的三级上士Adzel Ardean Altoveros,虽然是菲律宾人,却六岁起就一直住在新加坡,对新加坡文化的了解一点也不逊色于新加坡人。比起Asao,更是强多了。他说:“我从上幼儿园起就住在这里,我知道国民服役是怎么回事,所以不会被吓到。”

他看到Asao独自静坐在铺位上,便主动搭话,就这样聊起了Asao在日本的生活,越聊越熟络。

Asao(右一)和Altoveros(右二)与他们的BMT同袍在聚会上合影。军中伙伴成了亲近的朋友。

一个是长年住在日本的新加坡人,一个是出生在菲律宾却以新加坡为家的永久居民,两个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因国民服役结下缘分,还成了知心好友。

chao keng是什么?

Altoveros知道Asao在本地没有亲人后,便热心地向他介绍本地的风土民情,也教他说新加坡式英语。此外,由于两人住得很近,进出军营时也会共乘德士,一起吃饭。

Asao说:“这里的人会说多种语言,刚开始时如果有同袍用华语跟我说话,Altoveros会帮忙翻译。他也教我马来语步操口令,还教我步操。”

对此,Altoveros可说是见证了Asao的蜕变。“我还记得Asao第一次听到‘chao keng’(装病)这个词时,问我是什么意思。开始时他很胆小、安静,不太喜欢表达自己。现在他变得很外向,不再害怕向指挥官和上级说出自己的想法。”

一直“跟”着对方

完成基本军训后,他们一起到见习士官学校(SCS)接受步兵指挥官训练。Asao表示曾因此感到害怕,因为知道步兵训练很是艰苦,并有很多野外训练。但Altoveros总是鼓励他,提振他的士气。例如在野外训练前会说:“没关系,只有五天,我们走吧!”

两人也互相欣赏。Asao说:“Altoveros爱开玩笑,是个玩笑大王,但在训练时却一丝不苟,要求把事情做好。”
Altoveros则说:“Asao非常可靠又平易近人,当我需要帮忙时,他总是在我身边,无论是工作还是个人问题,我都可以向他敞开心扉。”

两人也因过后一同被派去当小组指挥官而互相戏谑:“你怎么在服役中一直跟着我呢?”其实,能继续一起过军中生活,让他们乐不可支。

 

故 事 二

一静一闹的异族伙伴

21岁的Prasad Shubhangam Rajesh依然记得,他在见习军官学校(OCS)受训时第一次见到Nabil Abdul Latiff的情景。
那天,Shubhangam第一次被派往训练艰苦的回声大楼,心情非常郁闷。他带着工具包到了位于四楼的铺位,感觉很“sian”(情绪低落),没想却看到有一人在寝室里开玩笑,看起来很开心,令他感到有些讶异。那个非常开朗的人,就是Nabil。

两人初次见面的场景,看似一“静”一“闹”,但事实上闹的是Shubhangam,他是个爱说话的领导者,而静的是Nabil,不爱说话,是个实干者。尽管性格迥异,两人却意外契合,逐渐成了好友。

彼此敢说真心话

对于他们来说,一整天的艰苦训练后回到寝室,能坐下来聊天是格外珍贵的时光。交谈让他们更了解彼此,也找到了相处之道——诚实以对,不隐瞒任何事情或在背后批评对方。

Nabil(左)和Shubhangam

Shubhangam说:“我们一致同意,如果说真话能帮助对方改进,那我们就会告诉对方。”

Nabil也说,军训的艰辛让同袍变得更加团结,也学会了诚实地给予彼此建议,即使是有些逆耳的建议。

他说:“我们曾看到有的人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不让同袍了解实情,结果导致问题越堆越多,情况变得更糟。如果诚实地说出来,或许结果会不一样。”尽管如此,他强调,同袍之间要开诚布公须有一个前提,就是被说的一方肚量要大,不能生气。他和Shubhangam之间就有这样的默契。

两人的个性也相互影响了对方。Nabil表示,他欣赏Shubhangam的自信和直接表达想法的能力,他也从中学会如何更好地传达想法。Shubhangam则说,Nabil的强项是人际关系非常好,让他学到如何更好地与人交往。

小误会不影响友情

完成OCS的课程后,Nabil成了基本军事训练中心的一名排长,而Shubhangam去了步兵训练学院(ITI)。虽然不再是室友,他们仍然经常联络。

快结束国民服役时,Shubhangam主动申请延长服役以便获得更多体验,加上Nabil也打算延长服役,更坚定了他的决心。

Shubhangam(左)和Nabil在2020年3月14日的见习军官结业典礼上合影。

Shubhangam要求去基本军事训练中心,因为在那里当排长,可以满足他体验实地军训的愿望。而且,Nabil也在那里。

然而,事实是Nabil最后改变了主意,打算利用上大学之前的空档,追逐自己的爱好。“我记得在服完兵役后一周左右,我在家接到Shubhangam的电话,他问‘你在哪里?我在德光岛’我心想:什么意思啊,兄弟,我已经ORD了!”

好友改变了决定自己却毫不知情,Shubhangam震惊不已,第一感觉是自己被骗了!但他过后细想,即使知道Nabil不会延长兵役,自己还是会这样做。这是自己的决定,是为了利用上大学前的时间多体验一下军旅生活。

如今,身为战备军人的两人依旧经常相约到东海岸公园跑步,情谊不变!

Nabil(前排左)和Shubhangam(前排右)2019年赴海外训练期间,与小组伙伴合影。

Home/Oneness Magazine//有一种情谊叫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