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 · 欧雅丽

Home/Yuan Magazine/Culture, Yuan #151/151 – 艺文脉动

 

美丽的花朵人人钟爱,然而它的美丽却是稍纵即逝的。慨叹美丽花朵的凋零,感悟易逝的美好是古往今来诗人笔下亘古不变的主题。除了以花入诗外,爱花之人也想了很多办法将花朵最美的样子保存起来。来自台湾的李佳玲和李蕙娟就是以花朵为画笔和颜料,将它们移植于画框中,长久定格它们的美丽,制作成一幅幅令人惊叹的押花作品。

一花一草 皆可入画

押花艺术是选取各种天然植物花卉,经过整理、加工、脱水等步骤处理,依其天然的形态、纹脉和色泽,精心设计、拼贴,然后再经过真空装裱,赋予植物新的生命的一种手工制作的艺术品。它融植物学与美术于一体,别具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据押花艺术家李佳玲介绍,“押花”一词源自日本,“押”在日语中的意思是拿着镊子夹。在一些地方也会写成“压花”,是从英文直译过来的,在西方这门艺术被称为“Pressed Flower”。押花艺术在欧洲、美国等地都很盛行,后来又传入日本、韩国、台湾等地,慢慢在亚洲地区盛行。在美国、日本和韩国,每年都有大型的押花比赛,吸引很多押花艺术家参与。

押花艺术的取材并不仅仅限于花卉,植物的根、茎、叶子、果实、种子等都可以用于作品中。在押花艺术家李蕙娟的眼里,路上捡拾的落叶、花瓣、树皮都值得收集,在合适的时间它们会重新被裁剪、拼贴,从而完成一幅押花作品。

“一个押花艺术家的日常就是每天去逛花市,收集花材。回到家后,要将这些花剪下来,经过处理,用快速脱水的方式保存它们的新鲜,一朵花的干燥通常需要三五天。不同的花从不同角度看,有不一样的表情,所以还要做出花的不同表情。押花艺术家有时还需要自己种花,因为有些不太常见的花材,市场上很难买到。我们也会经常逛公园,收集一些素材,也会拍一些美丽的风景,用于作品的构思中。”李蕙娟谈起押花作品的制作滔滔不绝,曾经在台湾做公务员的她为了学习押花艺术提前退休,经过多年的努力学习,成为了一名专职的押花艺术家和讲师,她对这门艺术的热爱可见一斑。

押花艺术家李佳玲(左)
和李蕙娟(右)

根据两位押花艺术家的介绍,押花也有很多表现形式。一种是“见花是花”,即做出来的作品仍然是花的形态,是一种植物或者原花的再现;还有一种是“见花不是花”,用花创作出不同的造型,比如人物、动物、风景等,乍看之下没有花的姿态,却又融合了花的元素。现在还延伸出其他形式的作品,比如有一种被称为“魔法炼金术”的植物拓印画,将植物的脉络拓印到薄的铝箔上,再进行上色;还有一种立体押花,将整朵花制作成“丽干花”,然后做成立体的押花作品,放入真空的透明盒子中。

纾解压力 陶冶性情

移居新加坡已经二十多年的李佳玲从2004年就开始在本地开班教授押花,2008年受邀在加东花卉开班授课3年,2009年开始在慈济开展押花的教学,同年7月至2017年她也到新山慈济社教推广中心教授押花艺术。据她的观察,本地人对押花艺术了解得不多,但是从开班授课的情况看,还是有很多人看到招生广告之后表示很感兴趣,来参加课程,可是课程结束后,能坚持继续学习的人很少,可能因为本地人的工作都很繁忙。

李蕙娟目前在线上有一个学习押花的群组,群组的成员们表现也很积极。她认为,押花艺术之所以在本地没有盛行,是因为大家都没有接

李蕙娟创作的作品《且踏春阳过溪桥》获2018年韩国第17届押花竞赛第二名

李蕙娟创作的作品《自在悠然》获2021年韩国求礼第20届押花竞赛第一名

触过这门艺术。作为本地唯一具有日本认证押花讲师资格的押花艺术家,她觉得正因为这样,才想要做更多的推广,让本地民众了解这门艺术,进而对其产生兴趣。

李蕙娟说:“其实没有艺术功底的人也可以学习押花,它非常容易上手,普通人也可以学习。我在台湾的时候曾经教过七十多岁的老人家学习押花,他们虽然慢一点,但是都可以完成一幅尺寸不小的作品。做押花也能锻炼他们的手眼协调能力,对他们的健康很有益处。”

“我曾经教过幼儿园的小朋友做押花,既可以带他们认识植物又可以得到艺术的熏陶,他们很喜欢做。小朋友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随心所欲地拼贴,完成的作品很有童趣。有时候我们大人反而在做作品的时候举棋不定,要放不放,踌躇很久。可能这也是做押花时的感悟,要拿得起放得下。现代人压力大,做押花可以疏解压力,同时完成一幅押花作品也需要较长的时间,有时候一坐就是几小时,一些复杂的作品可能要数月才能完成。这也可以让人静下心来,跟自然中的一朵花、一片叶子对话,也有利于陶冶人的性情。”李佳玲补充道。

本地花材 大有可为

李蕙娟坦言,新加坡的花材很贵,因为气候的关系,一些花卉也很难在本地找到。但是她认为这也不会影响押花的创作。她的一些获奖作品其实也并未用到昂贵少见的花材,都是很普通的树叶、树皮,和一些常见的花材,有时候找不到合适的花材,还可以用手边的花材替代,关键是创意。她初来新加坡时,在机场看到很多用胡姬花做成的文创产品,比如镇纸、摆件等,但是还没有看到押花作品。她觉得可以利用押花艺术和本地花材创作出更多具有本地特色的文创产品。

李佳玲多年来也一直探索怎么把本地的植物应用在押花艺术中。她说,热带植物的特点就是颜色比较鲜艳,但是也不易保存,不过胡姬花倒是不容易褪色,她们在作品中常常会用到它。她希望今后能跟李蕙娟一起在本地推广押花艺术,让更多人接触押花,创作出富有本地特色的押花作品。

(作者为本刊副主编)

Home/Yuan Magazine/Culture, Yuan #151/151 – 艺文脉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