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役两年肥仔变壮男

比别人多一倍的基本军训,三个月下来减20公斤

文 · 吴晓君          图 · 许丽莲、受访者提供

军训无疑是对个人体能和意志的重大考验。虽然事前已听他人分享经验,但新兵入伍前难免心存疑惑。对新移民来说,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和体验?本期起的国民服役系列,将邀新移民畅谈他们的阿兵哥经验。首先登场的是LTANSJason Bacolor中尉(战备军人),

24岁,来自菲律宾。回顾当时,坐在开往德光岛的船艇上是忐忑不安的,因为他超重。

当兵前的Jason体重高达90公斤

他在20197月入伍时,体重90公斤,身体质量指数(BMI)超过27,被列入“PES BP”体格分配军务等级(Physical Employment Status,简称PES)。这意味着他必须参加为时19个星期的肥胖版基本军事训练(Obese BMT),时长比一般国民服役人员的九个星期基本军训多了一倍。

Jason回忆:当兵前我不常运动,已有心理准备在军训时会比别人来得辛苦,但我告诉自己要保持开放心态,竭尽所能克服挑战。

国民服役让Jason和家人的关系变得更好

三个月减重20公斤

Jason不讳言,肥胖新兵一入伍就须先减重,以便在好的状态下面对接下来的基本军训和职务军训。

他当时为自己设定减重10公斤的目标,每天测量体重,严密观察自己的进展。军中安排的大量运动如跑步、游泳以及均衡饮食等,使得他和同袍们很快就看到了体型上的变化。

我在三个月内减去了20公斤,大大超过了我所定下的目标,有点喜出望外!不过,我并非减重最多的一个,有个同袍减了40公斤呢!

Jason表示,尽管训练有些辛苦,但过程是循序渐进的,且都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国民服役单位会根据新兵的身体状况调整运动量和强度,也会将天气等外在因素考虑在内,确保新兵是在安全的情况下接受训练。

例如,在准备24公里的长途行军之前,他和同袍们进行了无数次的短途行军,从4公里、6公里到8公里,里数逐步加长。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得以一步步地锻炼自己的体能和胆识,又不会感到过于压力。

他说:这种循序渐进的方式让我们得以不断挑战自己,逐步提高自己的体能极限。一些原本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很多人最后都做到了!

从当兵学会健康饮食

Jason是在2007年随父母、哥哥从菲律宾来新,入读小学三年级。他的父亲在酒店工作,母亲和哥哥从事资讯科技工作。他在国民服役后,入籍新加坡。

Jason目前是南洋理工大学化学工程系一年级的学生。说到肥胖,他说发育时期食欲大增,无法抵挡新加坡美食的诱惑,加上不常运动,造成体重急剧上升。他尤其喜欢高热量的食物,几乎每星期都吃一两次快餐。

服役期间,他根据训练的强度调整食量。他说,兵营的食物少糖少油并着重营养平衡。所以即使已结束国民服役,他仍不忘控制饮食。

我还是会吃我喜爱的快餐,但一个月一两次吧。除了读书,我会定时在校园里跑步、做运动,去年也开始学习拳击。和服兵役前相比,我发现瘦下来后的我精神变得好,不那么容易疲倦,专注力也提高了。他说。

Jason(右一)说:国民服役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处事方式,绝不是人们说的:‘浪费了两年时间

从胖新兵到排长

根据新加坡国民服役制度,按个人身体状况来评级的PES是决定国民服役人员被分配职务单位的考量之一,例如PES CE等级会被安排去作战勤务支援和作战支援。

不过,PES并非无法改变。若在服役期间的身体状态有所改变,可申请重新评估PES,然后被分配相应的军务。同样的,肥胖新兵的身体质量指数如果能在基本军训后达标,就能从PES BP变成B

中学时担任过学生会主席的Jason,在完成基本军训后获选到见习军官学府(Officer Cadet School,简称OCS)受训,让他有了发挥领导才能的机会。他在那里经历了九个月的严苛训练,以便胜任排长(Platoon Commander)的角色。

他回忆,在一次进行本地演习之前,他和同袍曾为策划任务不眠不休和进行了无数次预习。身为排长,他必须推动自己去吸收各种知识,以便有能力参与任务。演习完成后他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走出了舒适区,同时也意识到团队合作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其实还有很多潜能!

见习军官学府里的长官不断鼓励我们挑战极限,包括身体上和心理上。九个月后我很骄傲地说,自己已经跨越了原本的局限,变成一个更好的人。”Jason说道。

回顾服兵役的两年,他记忆犹新,最难忘的是进行体能训练时常听到的一句话——“再多几下就好了,别放弃!这种互相鼓励的氛围激励着彼此,让大家都想一起并肩克服困难,做得更好。

Jason在见习军官学府完成九个月的训练后参加结业典礼

同袍变大学室友

服兵役的两年,Jason除了变得更健康更自信,还有收获了许多如兄弟般的好友。其中一人还和他一起申请入住大学宿舍,成了他的室友。

他表示,在兵营里认识的朋友虽然来自不同背景,但因为一起经历过许多快乐和辛苦的时刻,更了解彼此的优点和不足。在兵营建立起的兄弟情是深层的,服完兵役后还保持联系。

我想日后无论在学业还是工作上遇到挫折时,我和战友们一起受训的经历都将给予我勇气和力量,提醒自己只要坚持不怠,定能像当兵时那样战胜自己。

国民服役也让Jason和家人的关系变得更亲密。他回忆每次回兵营报到时,都会传简讯给母亲报平安。每逢周末回家,兵营里的经历也成了一家人聊天的话题。对于国民服役,Jason的结论是:新加坡不是我的出生地,却是我从小到大成长的地方,是我的家。国民服役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处事方式,还有很多,绝对不是人们口中说的:浪费了两年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