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30日

2017年10月06日

2015年12月01日

百年中山会馆焕发年轻活力

2023-02-02T10:31:43+08:00

在老一辈新加坡人的记忆里,牛车水一带的恭锡街(Keong Siak Street)曾经是著名的红灯区,如今这里已看不到昔日的风月景象,取而代之的是精品酒店、个性餐厅、各种文创小店,使这片充满南洋风情的街区成为年轻人喜欢的潮流圣地。 [全 文]

百年中山会馆焕发年轻活力2023-02-02T10:31:43+08:00

2015年09月30日

微电影讲述“我的新加坡故事” ——献礼SG50

2023-02-01T14:40:12+08:00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新加坡故事,这一个个属于你我的新加坡故事,汇集起来就构成了一个属于新加坡的大故事。为了鼓励每个人将自己的新加坡故事记录下来,作为新加坡建国50年的献礼,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和联合早报网联合举办了“我的新加坡故事”微电影大赛。 [全 文]

微电影讲述“我的新加坡故事” ——献礼SG502023-02-01T14:40:12+08:00

2015年08月25日

第一部以华文书写的《新加坡华人通史》即将出版

2023-02-01T14:05:43+08:00

第一部以华文书写的《新加坡华人通史》即将出版 “A General History of the Chinese in Singapore” soon to be published 文:欧雅丽 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为庆祝新加坡共和国成立50周年暨宗乡总会成立30周年而出版的历史专著——《新加坡华人通史》将在今年11月9日宗乡总会30周年庆典晚宴上隆重推出。宗乡总会副会长钟声坚在2015年7月8日召开的《新加坡华人通史》媒体发布会上对外公布这一消息。 宗乡总会自2013年3月首次提出《新加坡华人通史》的出版计划,前后共耗时三年多完成了此书的筹备工作。据《新加坡华人通史》的主编柯木林透露,这本书的样稿目前已出炉,计划于今年9月付梓印刷。这本书涵盖了14世纪迄今新加坡近700年的历史,时间跨度大,内容丰富,页数厚达800页,字数约80多万字,总共斥资18万元,动员了新、马、中、港、澳(洲)37位学者和文史工作者共同编撰完成,是本地第一部以华文书写的新加坡华人通史。 何谓通史 柯木林主编说,通史是史学著述的一种体例,通过这种体例,连贯地记叙各个时代的历史,涉及重大的历史事件,杰出的历史人物及多种领域的文化等。在叙述中要体现出历史发展的轨迹或贯穿其中的线索,让读者对历史有整体的认识。 《新加坡华人通史》是介于学术与通俗之间的历史专著,内容涵盖广,从开埠前的“古代新加坡”到建国后的经济转型;从华人上层社会的领袖人物到普通民众的生活面貌;从落叶归根的华侨到落地生根的新加坡华人;从文化认同、政治觉醒到本土意识的萌芽、茁壮和成长,以及宗教、文学、美术、影视及表演艺术等方面均有涉及。这本书的各章节以新华社会的各个方面为主题作专题论述,通过对各个主题的梳理,来勾画出新加坡华人社会的全貌。 为了能全方位,多角度的诠释历史,《新加坡华人通史》的编委会成员包括了历史学者、大学教授、文学研究者、人类学者、古建筑学家、翻译工作者和报人等。参与撰写的作者也包括了本地学者、国外学者和新移民,既有学术成就斐然的年长学者,也有崭露头角的年青学者,可谓是老中青三结合。这样的安排,不仅保证了各篇章的质量,有学养深厚的专家名篇,也体现了史学研究的传承,给年轻学者一个好的平台。 为了增加《新加坡华人通史》一书的可读性,本书采用了图文并茂的形式,编委会精心选择了300多幅插图,除基本图片外,很多图片都是未经发表过的。全书采用彩色印刷,丰富的图片资料增强了此书的可读性,从视觉上让读者了解新加坡华人社会的历史。此外,在书本的编排上,《新加坡华人通史》的每篇文章在开篇均有中英文摘要,让读者能迅速了解本节内容;在书本的右页边栏还安排了从1348年到2015年的新加坡历史大事记,供读者浏览并快速了解新加坡重大的历史事件。 鲜为人知的历史       据柯木林主编介绍,《新加坡华人通史》发掘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比如今年恰逢新中建交二十五年,其实新中建交的历史远远不止二十五年。早在1877年,清政府就在新加坡设领事馆,至1911年共派驻12位驻新加坡领事;中华民国在1912至1950年间,也派了17位总领事驻新加坡;中华人民共和国自1990年与新加坡建交后,也派了10名特命全权大使。新中交往的历史源远流长,清政府最早在海外设置领事馆的地方就是新加坡。本书中有一个章节专门介绍中国驻新加坡领事的历史。 2015年7月4日,新加坡植物园申遗成功的消息举国兴奋。“其实,世界遗产早就在我们的家里了,早期的家书就是世界遗产。”柯木林说,2013年6月19日,在韩国光州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国际咨询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上,“侨批档案”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成为世界文献遗产的项目。新加坡曾是侨批的区域中转枢纽,周边国家要寄侨批回中国,都集中在这里再转寄出去。战后,在新加坡经营侨批业务的民信业曾盛极一时。《新加坡华人通史》专辟一章,阐述侨批的历史。 还有一些鲜少人研究的历史,如新华“士”阶层、新华古典文坛、新加坡左翼文学的文革潮等,《新加坡华人通史》均有涉猎。本书最后一章《两百年来谁著史》,梳理了新加坡自开埠以来,有关新加坡华人的参考文献,可以给有志于研究新华历史的学者提供参考。 除此之外,《新加坡华人通史》也力求做到保存史料、勘正史实。例如在本书的附录部分,有“新华先贤五十名”的介绍,在人物介绍时,尽量做到精细,人物的祖籍地追溯到具体的村社,如薛佛记祖籍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石榴镇东山村上营社。对一些经过最新研究成果证明有误的史料,本书也进行了更正。如胡文虎永安堂是1926年在新加坡创立,而非传统说法是1923年;新加坡美术界的开山鼻祖是创办于1922年的“新加坡华侨美术学院”,较南洋美专的创办还早16年。 曾经的文化重镇        一直以来,政府都致力于将新加坡发展成为具有特色的国际艺术之都。其实,回顾历史就能发现新加坡曾经也是一个文化重镇,蕉风椰雨文学、美术、影视、戏剧等都有其光辉灿烂的时刻。 柯木林介绍,在19世纪末新加坡就有一个新华“士”阶层,即知识分子阶层,这个阶层的人士结社吟诗,文艺活动十分热闹;同样在十九世纪末,新加坡就出现了儒学运动。当时的倡导者邱菽园和林文庆在1897年至1907年间,积极宣扬儒学,影响及于近邻各埠,使崇儒尊孔之风遍及南洋。其思想和活动与20世纪80年代的新加坡儒学运动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从这些历史中,也可以给今天新加坡艺术的发展一些启示。 《新加坡华人通史》也得到了本地许多文化人士的热心支持。蜚声国际的历史学家王赓武教授为本书作序,书法家曾广纬为封面题字,而本书封面则采用了画家林子平的一幅画作。 考虑今后推出英文版和海外版        钟声坚表示,自去年6月宗乡总会对外宣布出版《新加坡华人通史》后,有多家海外出版社来函与宗乡总会洽谈海外版权事宜,宗乡总会正在和这些出版社商谈,希望能找到适合的出版社发行海外版。此外,为了让更多新加坡人了解新加坡华人历史,宗乡总会也计划将来出英文版。 宗乡总会的秘书长兼《新加坡华人通史》编辑顾问李国基在发布会结束时说:“这本书对新加坡华社过去的历史作了系统性的梳理,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作参考。我认为这项工作既是总会应该完成的一项历史使命,也是我们这一代华社人应完成的历史使命,希望这本书能得到全体华社的支持。 《新加坡华人通史》首印2300本,定价每本80元。现在订购可以享受优惠预购价,每本仅售49.9元,订购电话63544078。 The Singapore Federation of Chinese Clans and Associations (SFCCA), in celebration of [...]

第一部以华文书写的《新加坡华人通史》即将出版2023-02-01T14:05:43+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