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4月30日

春愁柳絮 依依朱阁闲梦 —— 贾鹃丽新加坡个人画展侧记

2022-06-27T16:23:03+08:00

3月18日,中国旅法女画家贾鹃丽在新加坡杨国际艺术中心(Yang Gallery)举办个人画展,展出约35幅作品,均系油画,分肖像、宫内、花园、儿童、屏风等五个系列,笔触细腻幻化,极富东方神秘色彩。 [全 文]

春愁柳絮 依依朱阁闲梦 —— 贾鹃丽新加坡个人画展侧记2022-06-27T16:23:03+08:00

悟道是法 其命天定

2022-05-17T11:26:18+08:00

黄矶法,原名黄宏震,又名黄彼得,祖籍中国海南文昌,1944年出生于马来亚吉隆坡,后随家人移居新加坡,“矶法”是他从事艺术创作后为自己取的艺名,谐音寓意“基于法则”,在拉丁语中,Cephas也有磐石的意思。 [全 文]

悟道是法 其命天定2022-05-17T11:26:18+08:00

2022年02月28日

圣贤寂寞 隐者留名 ——新加坡油画名家陈楚智印象

2022-04-21T17:12:36+08:00

新加坡油画名家、2006年度文化奖得主陈楚智的工作室位于传统的文化保护区。这里一幢幢殖民地风情的黑白屋散布于郁郁葱葱的林木和草地之间,典雅,静逸。游走其间,轻风和着鸟鸣,时间仿佛静止,甚或倒流,宛若世外桃源。 [全 文]

圣贤寂寞 隐者留名 ——新加坡油画名家陈楚智印象2022-04-21T17:12:36+08:00

欲语还休 “艺”情绵绵

2022-04-20T15:15:34+08:00

2022年1月22日,旅居本地的中国籍女画家陈庆在新加坡歌尚画廊(Goshen Art Gallery)举办《生生胡姬·魅力新加坡》画展,这是画家南来20年后的首次个人展览,作品有人物、花卉和风景,均系油画。 [全 文]

欲语还休 “艺”情绵绵2022-04-20T15:15:34+08:00

2022年01月03日

笔画人生情未了——新加坡图像小说艺术家林宝华

2022-01-03T12:54:40+08:00

林宝华是鼎鼎大名的漫画艺术家,创作了发行量超30万册的漫画小说,拥有大量粉丝,荣获国际大奖。如今他回归新加坡,要把对新加坡的爱,对华人传统文化的浸润,化作画笔下的漫画人物,奉献给魂牵梦绕的故乡。 [全 文]

笔画人生情未了——新加坡图像小说艺术家林宝华2022-01-03T12:54:40+08:00

2021年12月30日

停云染毫晚晴美

2022-04-25T20:05:35+08:00

疫情下较难出国,如要体验异域风情,有一好去处——登布西山(Dempsey Hill)。那里不但环境清幽,其希腊、泰国、意大利等餐馆的氛围和食物,皆能令人产生置身国外的错觉。 [全 文]

停云染毫晚晴美2022-04-25T20:05:35+08:00

相见时难别亦难

2022-04-24T00:45:35+08:00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滑落得更快一些。新加坡的好处是全年常绿,春光常在。可每天出门看到的似乎都是那些一成不变的景致,也容易让人忘却光阴的更替,时间久了也会有审美的疲劳,有一种失落在乐园里的惆怅。 [全 文]

相见时难别亦难2022-04-24T00:45:35+08:00

君子慎独,惟精惟一——新加坡美术名家何家良

2021-12-30T16:02:55+08:00

在新加坡美术界,何家良博士的名字,尽人皆知。他质朴地认为:“应该以一己微薄之力,借助自己的政府背景和形象,为本地的文化艺术事业站台,为新加坡艺术的永续发展加油”。  [全 文]

君子慎独,惟精惟一——新加坡美术名家何家良2021-12-30T16:02:55+08:00

2021年11月26日

三百丹青富翁——欧阳兴义

2022-02-20T19:03:12+08:00

三百丹青富翁——欧阳兴义 文 · 赵宏     图 · 受访者提供   有道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一个人的人生之所以和另外一个人不同,除了自我的出身、资质和品质之外,最重要的恐怕就是际遇和机缘。新加坡是华人为主导的社会,与中国不可避免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本地,有一位独一无二的人物,一生风云际会,与现代中国顶级艺术大师比肩接踵,亦师亦友;与香港金牌电影导演和港台优伶出入成双,亦庄亦谐;与本地文化先哲探微追远,一语惊醒世人,成就一段他人无法企及的艺坛佳话。 他就是新加坡画家欧阳兴义。 欧阳兴义出生于1945年农历10月18日,当时他的父母适逢迁徙途中,滞留中国广东台山。幼时,他随父母迁居香港,十岁时考入中国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学习,随后进入中央美院深造。1967年大学毕业后下乡劳动,1973年回到北京画院专事创作。在中国有一南一北两大美院,堪称双雄。在南方,是位于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由当年的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倡议设立,由中国早期赴法留学的艺术大师林风眠于1927年出任首任校长,时称国立艺术学院;在北方,是在位于元、明、清数百年帝都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前身是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新中国成立后,首任院长是留学法国的一代大师徐悲鸿。无论是在教育普及程度相对低下的年代,还是如今文化高歌猛进的时代,若想进入万人选一的中央美院专修纯美术专业,其难度不亚于古代考中状元一般。 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比如蒋兆和、黄胄、叶浅予、吴作人、李苦禅、李可染、陆俨少、王雪涛、娄师白、潘絜兹、靳尚谊等,都曾对欧阳兴义耳提面命,有师生之谊。他的同班师姐周思聪,如今也位列一代宗师。 1970年代末,欧阳兴义转赴香港,结识著名电影导演徐克、杨凡、麦嘉,先后为多部影片,如《新蜀山剑侠》(1980)、《上海之夜》(1984)、《游园惊梦》(2002)等做电影美术创作,并以《上海之夜》获香港金像奖提名最佳美术指导。 《天姿国色一卓锦万代》丙烯 87×135cm 《狮子与舞者》丙烯 135×91cm 1984年,为了寻找祖父在南洋的遗迹,欧阳兴义来到新加坡。他的祖父曾在桥南路印度庙一带开办过一家广顺绸庄,可惜事易时移,人声湮灭,旧迹已不可复寻。不过,他还是应《联合早报》及《联合晚报》之邀留在新加坡,任职美术编辑。他的太太也同为报社美编,夫妻二人携手相伴,至1997年离开报馆退休时,前后共画了不下万余张报纸文章插图。期间,1988年,他的油画《珊顿道上》获IBM美术奖;1989年,油画《索美塞》获新加坡交通与新闻部美术赛大奖,另外也有作品获陈之初博士美术奖。 1985年,受定居新加坡的印尼美术大师李曼峰之托,欧阳兴义将李曼峰收藏的徐悲鸿油画《张汝器夫人母女图》带回北京,交予时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的吴作人先生,后无偿转赠徐悲鸿纪念馆,由馆长、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出面接收。时至今日,这幅画仍悬挂在北京的纪念馆中。 1999年,欧阳兴义出版了《悲鸿在星洲》一书,将徐悲鸿在新马两地的点点滴滴,详加考证,搜集成书,一时轰动新中两地,其中揭示了不少隐秘的、不为人知的历史疑云,激起层层波澜。这本书亦在中国内地出版,据称“在美术史上有重要参考价值”[1]。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得知后,曾专程写信给欧阳兴义,信中说:“我和庆平[2]都对你怀着十分感激的心情,不知道如何回报?悲鸿对新加坡怀着特别的感情,我们全家也如此。你为撰写悲鸿在星洲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实在令我感动”[3]。信纸上泪痕斑斑,诸多心酸与无奈,观之亦令人嘘唏淆然。 同年,欧阳兴义所著《南洋画伯李曼峰》一书也同时出版,这是李曼峰这位东南亚顶级艺术大师目前唯一的一本传记。 2016年,欧阳兴义将300多页电影历史资料捐给香港电影资料馆,“包括徐克为1983年电影《新蜀山剑侠》所画的电影分镜图手稿,以及导演杨凡成功说服日本知名女星宫泽理惠演出的《游园惊梦》电影概念设计图等”,其中很多都是他当年的电影美术作品。[4] 1997年,欧阳兴义接受脑肿瘤手术,此后又因疾手术,开刀九次,生性开朗的他并非因此困顿下去,反而以自嘲的口吻号称“欧阳九刀”。生活中他确实是豁达的,视金钱为俗物。在位于湖畔的高级公寓里,他曾开心地讲述自己“无心无意”却两次大发横财的故事,也谈及迄今为止已凭很好的价格先后卖出约300幅个人画作,说到兴奋处,一时开怀无两,犹如稚子。其间他还透露一件与李可染先生有关的陈年往事:当年欧阳兴义曾在香港一家古董店费尽口舌买下店内一张镇馆之宝——李可染的《牧牛图》。 某年他赴北京时,携画登门向李可染先生请教。李可染先生当时只打开一半画,看到背景中的柳树后即把画放置一旁说:“这是假画,树画得不好,不是我画的”。欧阳兴义乘兴而来,扫兴而归。不料几日后李可染先生又亲自打来电话,提出想再看看那幅画,于是二人再次相见。观画之时,李可染先生良久不语,最后才喃喃自语说:“此画虽不是我的风格,不过,画中牧童牵牛的绳子画得极好,绝非坊间仿画者所能也。” 表面上,欧阳兴义看似没有像一般意义上的学院派职业画家那样躬耕自律,长期潜心于画室创作,但实际上,他一天都没有停下过挚爱如初的画笔。他的纯美术作品,早期主要是以油画为主,后期则改为用丙烯创作,有时也画传统中国水墨画。总体而言,他的作品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前期的具象表现主义阶段;一个是后期的抽象印象主义阶段。早期作品的主题较为突出的是巴厘岛系列和西藏系列。欧阳兴义曾经游走60多个国家的300多座城市,每过一地,都会留下与之相关的主题作品,在与本地资深画廊前辈俞精忠的长期合作中,颇得市场好评。 据欧阳兴义讲,他是在55岁时,即1990年才画出自己的第一幅抽象作品——《骑师的綵衣》,60多岁之后正式安心钻研抽象创作。他说:“抽象艺术是天上的艺术,是人类艺术中的艺术”[5]。他认为,很多人的抽象画是有问题的,不知所以,而他的作品是有主题和具体解释的,是有内涵的。他常用中国古代的唐诗为抽象画命名,画心中所想,力求表现一种放松和潇洒的状态,制造元气淋漓的艺术效果。他用笔与画面搏斗,赋予笔触以节奏,以内在的张力,透视俗世意义的万象万物,仿佛在用一把利剑,劈开外壳和基体的层肌,呈献美感的坚质性和自由性。他很欣赏旅法画家王衍成的风格。王衍成是继赵无极和朱德群之后又一位重要的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欧阳兴义欣赏他的作品的意识性;认可他在聚与散、疏与密、虚与实之间的盘旋;认可他把具象升华到纯粹的视觉语言状态,进入哲学层面的抽象语系。 《流水落花春去也——李煜词意》丙烯 120×84cm 欧阳兴义曾有机会以北京画院所属的齐白石旧居为工作室,度过六年时光。齐白石自号三百石印翁;欧阳兴义则自诩人生七十,有藏画三百,自画三百,卖画三百,此生富足,可以自称为三百丹青富翁矣。 [全文]

三百丹青富翁——欧阳兴义2022-02-20T19:03:12+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