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4月28日

蔡厝港: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2022-05-17T00:20:28+08:00

新加坡西部的蔡厝港地广人稀,走过19世纪的种植园与20世纪的甘榜之路,如今有17万居民在约5万个建屋局单位里安家,地铁和轻轨穿梭在千家万户之间。 [全 文]

蔡厝港: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2022-05-17T00:20:28+08:00

2022年02月28日

后港:潮州人,家己人

2022-04-25T20:07:19+08:00

后港自19世纪开港以来,居民以潮州人居多,因此有后港人乃“潮州人,家己人”的说法。从前的后港很大,从实龙岗路三条石到七条半石尽头都统称为后港。如今划分的后港面积缩小许多,5万多个组屋单位让18万居民营造温馨家园。 [全 文]

后港:潮州人,家己人2022-04-25T20:07:19+08:00

2021年12月30日

直落布兰雅 ——多元色彩的传奇

2022-04-24T09:05:54+08:00

南部山脊全长10公里,登高望远,南部岛屿尽入眼帘。其中花柏山曾经被列为本地名胜,吸引不少外国观光客前来打卡。上世纪60年代的本地电影《狮子城》,以及谢贤、南虹年代的港产粤语片,都少不了花柏山的精彩画面。昔日出国游玩尚属梦想的年代,一家子到花柏山上留影,已成为多年以后珍贵的回忆。 [全 文]

直落布兰雅 ——多元色彩的传奇2022-04-24T09:05:54+08:00

挥别一甲子芳华的东陵福

2021-12-30T17:41:24+08:00

居民听到轰隆隆的火车来了,从住家窗户探头,向路过的乘客挥手赐福。 川行一个多世纪的火车穿越新马多个城市镇乡,成为早期来往两地的主要交通工具。新马分家的时候,铁路成为悬而未决的议题。随着两国第三代领导人找到转机,2011年7月1日起,再也看不见也听不到轰隆隆的火车。柔佛苏丹客串末班车司机,驾驶着火车徐徐离站,为新马的新篇章掀开新的一页。 [全 文]

挥别一甲子芳华的东陵福2021-12-30T17:41:24+08:00

2021年11月29日

刀光剑影乌桥头

2022-02-20T18:26:34+08:00

文图 · 李国樑   合洛路跟新加坡河平行,从市区朝向亚历山大路的方向,过了万基山(约克山)便来到合洛路的上段,俗称乌桥头的老地方了。 根据1918年的《邮传指南》,Delta Road(立达路)的中文名为乌桥,乌桥头的词源可能来自跨越立达路水沟(现在的亚历山大水道)上的黑色水管;另一可能性是从前这里为沼泽地,村民搭建的木桥被踩黑而得名。 两个甲子前落成的玉皇殿(天公坛)是保留在乌桥头最古老的地标,创建人章芳林设定条规,不准“聚赌聚饮,及设鸦片烟具,邀集朋众,引诱匪人,以蹈不法。”相信跟不久前发生私会党徒提着斧头,走入华民护卫司办公室,砍伤“大人”的案件有关。 玉皇殿前的锡安路从前是哥文园(Covent Garden),不过此木屋区跟伦敦典雅的哥文园有天渊之别。拆除前这里有座以章芳林命名的芳林巴刹,那是家庭主妇每天报到之处,也是街坊的情感联络站。德士司机可能不晓得哥文园,但肯定知道芳林巴刹在哪儿。 乌桥头曾经跟广客人士的绿野亭坟场为邻。坟场于180年前便开始下葬,百余年后先民的骸骨集体迁葬至蔡厝港华人坟场,腾出来的地方兴建河水山组屋。如今遍布新加坡各地的土葬坟场,多数跟绿野亭一样消失了。 私会党猖獗的日子 二战后的新加坡,沉寂一时的私会党重新活动。1950至60年代初,河水山、乌桥头、红山形成黑区,几乎每天都有殴斗与凶杀案,起因通常为了争夺地盘,有时候只因看对方不顺眼。打斗的时候巴冷刀、匕首、菜刀、木棍、硫酸、脚车链都派上用场,敲破的啤酒瓶也可置对方于死地。 据刑事侦查局的报告,当时的大小帮派约两百个,党员上万人,辨认自己人主要靠身上的纹身。新加坡自治邦政府成立后,给予16天宽限期,让有意从良的私会党徒自首,非但既往不咎,还为他们安排工作。由于入党时曾经发誓不能退党,否则被千刀万剐,当时敢于“叛党”的人士少过百分之十。 19世纪落成的玉皇殿 芳林巴刹后面的哥文园亚答屋,约半个世纪前拆除(图片来源:互联网) 这个年代冒出名字听起来浪漫的“红蝴蝶”,其实那是刺青的标记。这是个年轻的欢场女子组成的私会党,专向酒吧女郎和妓女收取保护费,不听话的就被施暴甚至毁容。红蝴蝶也为女人出头教训情妇,下手狠毒,跟男党徒不遑多让。 明枪易挡,暗箭难防,打击历史悠久的私会党必须多管齐下才可能见功。警方使用社团法令第55节,被逮捕的私会党徒不准保释。林有福为首席部长的立法议院通过刑事法(临时条款)修正法案,授权警方不需拘捕令亦可逮捕及扣留私会党徒。警方甚至派“无间道”混入私会党探取情报,这些卧底往往命悬一线。到了1980年代,有组织性的私会党终于在警方掌控之中。 乌桥头的国会议员与妇女宪章 虽然乌桥头地带好勇斗狠的私会党特别活跃,该区(立达区)的新加坡自治邦立法议员,竟然是年轻娇小,芳龄25岁的陈翠嫦。陈翠嫦在牛车水长大,有空时到父母的路边摊帮忙卖猪肠粉,职业为工厂书记,接地气是她高票当选议员的主因。 陈翠嫦与《妇女宪章》几乎画上等号。一个甲子前,只要摆过喜酒、有婚照或有证婚人就算是合法婚姻了。虽然社团会馆鼓励文明婚姻,为新人撮合良缘与证婚等,但将男人娶妻纳妾的千年旧包袱连根拔起,最有效的方式还是明文立法。 1961年立法议会通过由陈翠嫦提出的《妇女宪章》,将一夫一妻制合法化,同时把妇女结婚的最低合法年龄定为18岁,希望可以杜绝童养媳与童妓的习俗。此外,妇女可以提控丈夫通奸、重婚等不合法行为,离婚后享有赡养费等。它不仅改变男女间对婚姻关系的观点,更大大提升了女性的社会地位。可是那个年代,一般妇女不是不了解,就是觉得传统与隐私受到侵犯,甚至有诸多顾虑,譬如会不会因此连累到丈夫和孩子,制造更多家庭纠纷等。好些男议员家里也有几个妈妈,因此将《妇女宪章》解读为政府偏袒妇女,对男人不公平的法律。旧时代包袱何其沉重! 杨协成与百事可乐 新加坡曾经是个“汽水王国”,生产各品牌荷兰水(汽水),生产商分别找到自己的专属市场。譬如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跟运动挂钩,流了一身汗后喝口加盐的可乐特别解渴;绿宝是殡葬场所的选择,吊唁人士边喝橙汁嗑瓜子,边陪朋友守丧;婚宴和农历新年则少不了F&N红狮橙汁、沙斯、樱桃和苏打水。新年前杂货店老板做个顺水人情,赠送汽水给客户。曾几何时,杂货店被超市取代,失去的正是心照不宣的味蕾。 乌桥头曾经是家喻户晓的杨协成品牌和百事可乐汽水的生产地。杨协成的汽水如豆奶、菊花、薏米水等,跟传统碳酸汽水背道而驰,以“无汽”闯出一片蓝天。不过杨协成并非靠汽水起家。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杨家从漳州来到新加坡生产酱油,设于合洛路与欧南路交界的酱油厂,成为附近广东新会人的泉昌酱油的竞争对手。二战时日军投下的炸弹炸毁部分厂房,反而因祸得福,获准继续生产。日战结束数年后,杨协成在武吉知马设厂,开始生产罐头食品和瓶装豆奶。 友联有限公司创建的百事可乐制造厂,于上世纪50年代初在乌桥头投入运作,每天生产七万多瓶汽水。当年的生产线已经自动化,新旧玻璃瓶经过自动洗涤机消毒,装注汽水后自动打盖,由输送带运往装箱。 半个世纪前河水山火灾,将一万多居民的木屋区烧成废墟,眼看火势就要蔓延到百事可乐工厂,幸好风向突然转变,员工总算保住饭碗。 百事可乐于60年代末搬迁至兀兰,乌桥头原址发展为现在的Harvest Mansions。由于友联有限公司跟工友的劳资关系越闹越僵,最终一拍两散,由杨协成取得百事可乐的生产权。 乌桥头这个昔日的轻工业区,还有光裕盛花生油厂,陈嘉庚的谦益饼干厂等。根据苗芒的口述历史,陈嘉庚家族的饼干厂别墅于战后成为马共的支部,村民就是在那儿学唱国际歌等歌曲来培养反殖情绪的。政府宣布紧急法令后,有些村民甚至走入马来亚森林,进行武装反殖斗争。   [全文]

刀光剑影乌桥头2022-02-20T18:26:34+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