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4月30日

2022年02月28日

远山近水总是情

2022-04-20T15:10:18+08:00

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一个阴云密布的日子,广东普宁县志古寮村正在上演着一出生离死别的戏码:几近而立之年的李姓村民挥泪告别自己的双亲及妻儿,他将搭船漂洋过海前往南洋星洲,以乞为子孙后代谋条生路。 [全 文]

远山近水总是情2022-04-20T15:10:18+08:00

2022年01月12日

挥之不去……——张挥专访

2022-04-21T16:36:16+08:00

无论篇幅长短,张挥笔下的文字总与他的过往纠缠在一起:他的恭锡街、他的双口鼎、他的东高地、他的大华小学;他的亲人、他的乡邻、他的玩伴、他的恩师;他的伤、他的痛……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抹不掉,挥不去…… [全 文]

挥之不去……——张挥专访2022-04-21T16:36:16+08:00

2021年12月30日

他这样一个男人 ——追忆英培安

2022-04-23T14:20:32+08:00

培安从来不曾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连听说过都没有,但他很早便知自己祖籍广东新会。 “跟维新先驱梁启超同乡。”断文识字的父亲留给他的就这几个字。随着年岁的增长,培安终于拼凑出了父亲早年的故事,也明白了他终日沉默寡言的原因。 不得不提起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七七事变爆发后的一年零三个月,侵略者的铁蹄即踏至南方大都会广州城下,百多公里外的新会早已人心惶惶。 “赶紧逃吧,不然没命了。”似乎所有的人都在为逃亡做准备。 但又能逃去哪里呢? [全 文]

他这样一个男人 ——追忆英培安2022-04-23T14:20:32+08:00

胶童与词典——杨贵谊专访

2021-12-30T14:05:45+08:00

百多年前,神州大地灾祸频仍,民不聊生。为了躲避灾难,求取温饱,祖籍福建福清的杨枝荣、刘亚妹夫妻被迫背井离乡,他们漂洋过海来到新加坡。由于无法适应都市生活,他们只好到柔佛州笨珍县的乡下去垦荒。他们拖家带口徒步来到巴力交怡村,在自己亲手建造的小茅屋里安顿下来之后,开垦出十几英亩属于自己的小胶园。随着人口的增加,单靠自家的胶园已不足以维生,待贵谊稍稍年长一些,他即跟兄姐们一起成为了小胶童。 [全 文]

胶童与词典——杨贵谊专访2021-12-30T14:05:45+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