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30日

非物质文化语境下马来舞的传承发展

2022-05-17T16:07:40+08:00

新加坡文物局在2020年颁发了首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奖给六组个人与团体。这个奖项的设立,给艺术家们提供了新的动力,鼓舞了许多在艺术道路上孜孜不倦、坚持不渝的追梦人。得奖团队之一的宋赛儿美丽遗产马来艺术团的创办人宋赛儿,从8岁开始学习马来舞,漫漫62年如一日,锲而不舍,为梦想坚持不懈。 [全 文]

非物质文化语境下马来舞的传承发展2022-05-17T16:07:40+08:00

华乐坛上大姐大

2022-04-25T21:41:17+08:00

何国坚一头栽进去,坚持了许多年,留下六七十年代——独立桥、波东巴西、丹戎禺、牛车水……再不能重现的景观。过去的“旧”和现代的“新”拿来相比照,看到烙下的足印。时间如水,昼夜流逝,庆幸有了这些黑白照片就可以拿来切换许多人的记忆,一瞬间,时间长出两只脚,走向过去。而今国人习以为常的“现状”,无论社会的还是生活的,便有了参照的一面,可以按图索骥,翻出许多兴味。 [全 文]

华乐坛上大姐大2022-04-25T21:41:17+08:00

停云染毫晚晴美

2022-04-25T20:05:35+08:00

疫情下较难出国,如要体验异域风情,有一好去处——登布西山(Dempsey Hill)。那里不但环境清幽,其希腊、泰国、意大利等餐馆的氛围和食物,皆能令人产生置身国外的错觉。 [全 文]

停云染毫晚晴美2022-04-25T20:05:35+08:00

他这样一个男人 ——追忆英培安

2022-04-23T14:20:32+08:00

培安从来不曾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连听说过都没有,但他很早便知自己祖籍广东新会。 “跟维新先驱梁启超同乡。”断文识字的父亲留给他的就这几个字。随着年岁的增长,培安终于拼凑出了父亲早年的故事,也明白了他终日沉默寡言的原因。 不得不提起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七七事变爆发后的一年零三个月,侵略者的铁蹄即踏至南方大都会广州城下,百多公里外的新会早已人心惶惶。 “赶紧逃吧,不然没命了。”似乎所有的人都在为逃亡做准备。 但又能逃去哪里呢? [全 文]

他这样一个男人 ——追忆英培安2022-04-23T14:20:32+08:00

心中的信仰 ——林仰忠专访

2022-04-23T14:08:44+08:00

林仰忠的声音,相信许多年长人士都非常熟悉。他不仅在播音领域是资深播音员,在其他有关声音的行业也都有着一席之地。从播音员到戏剧演员再到潮语老师,虽然职业角色不断转换,但林仰忠一直用他那把磁性的声音传承着华族文化,用中正耿直的人格,演绎着人生的不同角色。 [全 文]

心中的信仰 ——林仰忠专访2022-04-23T14:08:44+08:00

百年前掠过狮城上空的雁 ——“业余”画家查尔斯·戴斯

2022-04-23T13:45:46+08:00

1969年6月3日《海峡时报》载文《旧新加坡的绘画现在能在大学美术馆参观》,介绍了纪念本地开埠150周年展览上展出的查尔斯·安德鲁·戴斯(Charles Andrew Dyce)的一组画作和手稿《在海峡的散记1847》。这批作品创作于1842-1847年间,首次公诸于世。策展人William Willets认为它们是反映本地开埠初期景观的幸存作品之一,为了解狮城作为现代城市的早期基本布局提供了宝贵线索。 [全 文]

百年前掠过狮城上空的雁 ——“业余”画家查尔斯·戴斯2022-04-23T13:45:46+08:00

星洲的惠安百年世家:黄永祺家族

2022-04-23T13:30:50+08:00

黄永祺家族是20世纪中期新加坡声名显赫的华商家族。1896年,年仅17岁的黄永祺(名澳,1880-1960)告别家人,离开福建省惠安县后蔡乡,踏上星洲这座岛屿;1957年12月15日,78岁高龄的他,在三子黄桂楠的陪同下,到中华总商会宣誓效忠英女王及新加坡,获得新加坡公民权;1960年12月15日,黄永祺在加东宅邸去世,与1953年去世的妻子郭馨娘(1889-1953)合葬于蔡厝港基督教坟场,将血脉深植于这座岛屿。 [全 文]

星洲的惠安百年世家:黄永祺家族2022-04-23T13:30:50+08:00

西游记 ——野趣艺味横溢裕廊生态园

2022-04-23T13:18:19+08:00

五月天冠病疫情稍歇,好友邀约雅聚,欲外出踏青透透气。我推荐了南洋理工大学的新“云南花园”。游园赏景之后,附近尚有数间校园餐厅,各类美食应有尽有;既可避开人潮,又可顺便消费,支持一下本土餐饮业者。朋友顺藤摸瓜,立即建议顺道去裕廊生态园探看,尔后才上南大校园。大伙儿达成共识,一致通过;由L君开车,一路西游。 [全 文]

西游记 ——野趣艺味横溢裕廊生态园2022-04-23T13:18:19+08:00

《法国菜单》的启示

2022-04-26T11:16:32+08:00

何国坚一头栽进去,坚持了许多年,留下六七十年代——独立桥、波东巴西、丹戎禺、牛车水……再不能重现的景观。过去的“旧”和现代的“新”拿来相比照,看到烙下的足印。时间如水,昼夜流逝,庆幸有了这些黑白照片就可以拿来切换许多人的记忆,一瞬间,时间长出两只脚,走向过去。而今国人习以为常的“现状”,无论社会的还是生活的,便有了参照的一面,可以按图索骥,翻出许多兴味。 [全 文]

《法国菜单》的启示2022-04-26T11:16:32+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