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2月28日

一切皆始于规划 ——刘太格访谈录

2022-09-14T15:11:49+08:00

“居者有其屋”理念的实践者,被誉为“新加坡规划之父”的刘太格,与父亲——“南洋画派”的开创者,新加坡泰斗级画家刘抗都是令人仰望的大师。 [全 文]

一切皆始于规划 ——刘太格访谈录2022-09-14T15:11:49+08:00

从话剧舞台转战奥林匹克赛台的宋和才

2022-09-14T17:53:31+08:00

1937年在马来西亚巴生出生的宋和才,和他那个年代的许多东南亚华人一样,都想到由当时马来亚和新加坡民间团体与华人社群创办的南洋大学深造。他的故事和同时代的年轻人相似,走过了曲折崎岖的道路,才进入这所在1953年5月由新加坡福建会馆陈六使主席牵头、联合中华总商会、潮州八邑会馆、三江会馆、琼州会馆、福州会馆、客属总会、广东会馆等华人社团共同筹办的以华语为教学媒介的大学。 [全 文]

从话剧舞台转战奥林匹克赛台的宋和才2022-09-14T17:53:31+08:00

2022年01月12日

挥之不去……——张挥专访

2022-09-20T13:56:28+08:00

无论篇幅长短,张挥笔下的文字总与他的过往纠缠在一起:他的恭锡街、他的双口鼎、他的东高地、他的大华小学;他的亲人、他的乡邻、他的玩伴、他的恩师;他的伤、他的痛……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抹不掉,挥不去…… [全 文]

挥之不去……——张挥专访2022-09-20T13:56:28+08:00

儿童新冠后遗症的瘥后调理

2022-09-20T13:56:04+08:00

和成年人相比,儿童受新冠病毒的影响相对较小,即便感染也可能是轻症,甚至是无症状。但即使是这些看似不严重的患者,还是可能出现冠病后遗症。 [全 文]

儿童新冠后遗症的瘥后调理2022-09-20T13:56:04+08:00

人生角色的诠释——柳波专访

2022-09-14T18:03:08+08:00

古人常说柳影摇曳,临风起舞。正应和柳波一张穿旗袍的黑白旧照,明艳的照中人正如扶风之杨柳。眼前虽已是近93岁高龄的慈祥老人,但她不像“弱柳”,展现的“角色”却是刚性与韧性,展现了其强大内心的喜乐。 [全 文]

人生角色的诠释——柳波专访2022-09-14T18:03:08+08:00

新加坡创立游艺场第一人:林德金

2022-09-14T15:45:58+08:00

我知道林德金(Lim Teck Kim)这个名字,是我在圣安德烈英校(St. Andrew’s School)求学的时期(1954-1959),那时候我的课室是和一栋五层楼的大楼连接着,这大楼叫做Lim Teck Kim Tower(林德金大楼)。林德金有5个儿子曾在圣安德烈英校求学,他们建议兴建一栋大楼,以林德金大楼命名,纪念逝去的父亲,大楼在1952年完成。 [全 文]

新加坡创立游艺场第一人:林德金2022-09-14T15:45:58+08:00

2021年12月30日

非物质文化语境下马来舞的传承发展

2022-09-14T15:51:59+08:00

新加坡文物局在2020年颁发了首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奖给六组个人与团体。这个奖项的设立,给艺术家们提供了新的动力,鼓舞了许多在艺术道路上孜孜不倦、坚持不渝的追梦人。得奖团队之一的宋赛儿美丽遗产马来艺术团的创办人宋赛儿,从8岁开始学习马来舞,漫漫62年如一日,锲而不舍,为梦想坚持不懈。 [全 文]

非物质文化语境下马来舞的传承发展2022-09-14T15:51:59+08:00

华乐坛上大姐大

2022-09-14T15:52:33+08:00

何国坚一头栽进去,坚持了许多年,留下六七十年代——独立桥、波东巴西、丹戎禺、牛车水……再不能重现的景观。过去的“旧”和现代的“新”拿来相比照,看到烙下的足印。时间如水,昼夜流逝,庆幸有了这些黑白照片就可以拿来切换许多人的记忆,一瞬间,时间长出两只脚,走向过去。而今国人习以为常的“现状”,无论社会的还是生活的,便有了参照的一面,可以按图索骥,翻出许多兴味。 [全 文]

华乐坛上大姐大2022-09-14T15:52:33+08:00

他这样一个男人 ——追忆英培安

2022-09-14T15:56:12+08:00

培安从来不曾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连听说过都没有,但他很早便知自己祖籍广东新会。 “跟维新先驱梁启超同乡。”断文识字的父亲留给他的就这几个字。随着年岁的增长,培安终于拼凑出了父亲早年的故事,也明白了他终日沉默寡言的原因。 不得不提起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七七事变爆发后的一年零三个月,侵略者的铁蹄即踏至南方大都会广州城下,百多公里外的新会早已人心惶惶。 “赶紧逃吧,不然没命了。”似乎所有的人都在为逃亡做准备。 但又能逃去哪里呢? [全 文]

他这样一个男人 ——追忆英培安2022-09-14T15:56:12+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