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

2023-02-28T22:21:52+08:00

过客 文 · 王德华 “又要去跑步啊?” 女友像只懒猫,侧过身来看着我。 “对啊,前几天朋友都说我比以前瘦了,看来减肥还是很成功的。” “要不我和你一起跑吧?” “你都不胖,为什么要跑?随便你啦,你不要待会跑不动然后开始怪我。” 她给我瞟了白眼,好像在嫌弃我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她快。我们家附近就是勿洛蓄水池,跑步环境还是不错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女友会一时兴起,想跟我一块去跑,我也无所谓,反正多一个人一起跑至少比形影单只更有意思。 黄昏时刻,天空画出了橘黄的彩霞,水面的涟漪使它若隐若现。这时候人们放学下班了,蓄水池蛮热闹。有孩子骑车,有情侣在跑步,也有夫妻推着婴儿推车散步,画面让人倍感温馨。 这时我注意到她了。她就静静地坐在木凳中央像一座雕像,一动也不动。她的长发扎成一个马尾,穿着简单的蓝色T恤和牛仔裤,双手安放在双膝上。 最特别是她的双眸。从远处慢慢跑近,她的眼睛有种捉摸不透的幽深和寂静,即使带着口罩,男人这方面的直觉告诉我她一定是个美女。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清冷孤僻的气质,与周围的人显得格格不入。 “喂!你竟敢在我面前偷看女生?!哦,怪不得你最近几乎天天跑步,是不是来看别的女生?!” 我都没发现我整个脑袋都侧过去了,转过来发现女友气愤的模样,眼睛都朝我射出千万把刀子。 “没有啦,神经病啊,不要乱说好吗!” 女人胡思乱想的功夫真是天下第一,让人防不胜防。不过回家的途中,我不停在思考为何那女子的眼神让我感到莫名的不安。算了,女友不会把“胡思乱想病”传染给我了吧? 后来几天里,那女子依旧端坐在木凳上,犹如一位高僧打禅,我的好奇心也逐渐退去了。 这天,女友身体不适,我就自己去蓄水池了,跑到一处看见前方聚集了不少人。岸边站着几名警察,还有三个全身白色塑料服的工作人员,似乎在打捞什么东西,我索性就绕开人群跑开了。 “怎么样,我没跟你一块跑,有没有去看那个女生啊?” 回到家女友一脸挑衅兼恶作剧般看着我。 “才没有啦,今天我也没看见她在木凳那里。” 林高评语: 题目定得好。我在别人的人生里是过客,别人在我的人生里也是过客。故事中的我先是受到那个女生的魅力所吸引,对于她的好奇是短暂的、表面的。我的叙事暗示女生自杀了,可是,我绕开人群继续跑步。轻轻就拨开,读后感受到的却是沉重与不安。作者用“我”的视角叙事,这个“视角”留有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