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o be featured on Yuan Magazine Main Page

2022年01月12日

挥之不去……——张挥专访

2022-01-13T14:31:46+08:00

无论篇幅长短,张挥笔下的文字总与他的过往纠缠在一起:他的恭锡街、他的双口鼎、他的东高地、他的大华小学;他的亲人、他的乡邻、他的玩伴、他的恩师;他的伤、他的痛……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抹不掉,挥不去……

挥之不去……——张挥专访2022-01-13T14:31:46+08:00

阿公之路——许雪翘访谈

2022-01-13T14:30:26+08:00

在新加坡华乐界,有一批出生于上世纪50及60年代的音乐工作者,他们没有机会进入音乐学院学习,但却对华乐情有独钟,穷其一生孜孜不倦、努力不懈,在自己的领域里发光发热。周经豪便是其中的一位。

阿公之路——许雪翘访谈2022-01-13T14:30:26+08:00

胡琴声中见真情——记二胡演奏家周经豪

2022-01-13T14:18:42+08:00

在新加坡华乐界,有一批出生于上世纪50及60年代的音乐工作者,他们没有机会进入音乐学院学习,但却对华乐情有独钟,穷其一生孜孜不倦、努力不懈,在自己的领域里发光发热。周经豪便是其中的一位。

胡琴声中见真情——记二胡演奏家周经豪2022-01-13T14:18:42+08:00

归化与归葬——星洲龙溪侨领林和坂林秉祥父子

2022-01-13T14:14:11+08:00

浒茂林家父子毕生试图在祖家建一方乐土,归葬故里以庇护家族。2020年,笔者带领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系的学生考察浒茂林家大厝,重温一场星洲旧梦。

归化与归葬——星洲龙溪侨领林和坂林秉祥父子2022-01-13T14:14:11+08:00

人生角色的诠释——柳波专访

2022-01-13T14:33:51+08:00

古人常说柳影摇曳,临风起舞。正应和柳波一张穿旗袍的黑白旧照,明艳的照中人正如扶风之杨柳。眼前虽已是近93岁高龄的慈祥老人,但她不像“弱柳”,展现的“角色”却是刚性与韧性,展现了其强大内心的喜乐。

人生角色的诠释——柳波专访2022-01-13T14:33:51+08:00

新加坡创立游艺场第一人:林德金

2022-01-13T14:16:20+08:00

我知道林德金(Lim Teck Kim)这个名字,是我在圣安德烈英校(St. Andrew’s School)求学的时期(1954-1959),那时候我的课室是和一栋五层楼的大楼连接着,这大楼叫做Lim Teck Kim Tower(林德金大楼)。林德金有5个儿子曾在圣安德烈英校求学,他们建议兴建一栋大楼,以林德金大楼命名,纪念逝去的父亲,大楼在1952年完成。

新加坡创立游艺场第一人:林德金2022-01-13T14:16:20+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