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6日

151 – 华语华文

2021-11-26T14:04:26+08:00

异彩纷呈学术路 南国之梅吐芬芳读 读《马来西亚华人社会语言研究》 文 · 汪惠迪     图 · 王晓梅   1994年,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中文系主任周清海教授受命在南大成立中华语言文化中心。中心成立后,周教授策划设置与中国、中华文化有关的课程,同时制定学术研究与交流规划,以便展开与海外学者的交流与合作,借以带动新加坡的华语研究,以期提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与此同时,周教授放眼未来,拟定专项计划,协助中国(包括港澳特区和台湾地区)与马来西亚著名学府修读或研究中文的优秀学生到新加坡攻读硕士或博士学位,使他们有机会走出国门,来到新加坡,了解新加坡,熟悉新加坡,融入新加坡,并与新加坡本土学生或教研人员建立友好关系,以期进行长远的合作。 经一番部署,各项计划付诸实施。中国北京大学中文系陆俭明教授是著名的语法学家,陆先生作为首位受聘客座教授到中华语言文化中心从事研究工作。从1995年2月25日到8月31日,陆教授在中心潜心进行新加坡华语与现代汉语标准语的对比研究,历时半年。访问结束前一周,陆教授完成了题为《新加坡华语语法的特点》的研究报告(与张楚浩、钱萍联合署名),发表在1996年《南大中华语言文化学报》的创刊号上。当时,我正在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从事文字工作,拜读了陆教授的大作,感到既亲切又实用。 在新加坡时,陆教授就准备写一本简明的新加坡华语语法,鉴于新加坡华语口语并不成熟,所以他搜集了大量的华语书面材料,准备回国后加以整理分析,撰写专著。这部著作名为《新加坡华语语法》,脱稿于2016年12月,2018年2月由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 《新加坡华语语法》将近33万字,全书所用语料大多采用新加坡当代知名作家的作品,共计117种(含中小学华文教材17种)。周清海教授在为这部语法专著所作的序中说:“本书特别适合作为本地报刊、传媒的从业人员的参考书,作为大专学府华文师资培训、中文系汉语科目以及语言比较的教材。” 王晓梅教授 其他中国语言学界的著名学者周长楫、徐大明、陈松岑、李临定等教授也都先后应邀到中华语言文化中心进行专题研究。他们在短期研究结束后,或发表论文,或出版专著,硕果累累,例如周长楫、周清海合著的《新加坡闽南话词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10月)就是一部颇具地方特色的方言工具书。 在协助引进中国、大马优秀人才到新加坡深造方面,当时中国著名学府北大、北师大、华中师大、暨南大学等都曾选拔优秀学生在新加坡奖学金计划下到中心深造。下面我讲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如上所述,周清海和陆俭明早有交集。1997年春夏之交,周教授亲临北大,在一个阳光特别温煦的午后,由陆教授陪同,在该校五院尽头的会议室面试了一位叫王晓梅的应届毕业生。王晓梅原籍山东泰安,是个在东岳泰山下成长的女孩,品行良好,成绩优秀,她是陆教授的弟子。经一轮面试,王晓梅被录取了。7月,王晓梅初次出门,飞到令人向往的有花园城市美誉的新加坡,从此在雨树遮阳,椰影婆娑的云南园里开始了她攻读硕士学位的研究生生涯。 硕士学位论文选题时,在徐大明教授的启发和周清海教授的指导下,王晓梅以《新加坡华人英语、华语语码转换策略的研究》为题进行研究。这篇硕士学位论文开启了王晓梅社会语言学研究之路,而且越走越宽,越走越坚定。 晓梅在新加坡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告别云南园,在华侨中学执教一年,便开始了她的南洋之路第二站。她越过长提,“勇闯马来西亚”。“踏足大马,再次迎来文化冲击”,她说,“这里的社会语言现象更加让人着迷,简直是一个语言宝库”。从“课堂”到“宝库”,这可是认知上的一次提升啊! 之后,晓梅又在周清海教授的推荐下,远赴香港,在香港城市大学师从邹嘉彦教授,攻读博士学位,研究马来西亚柔佛州华语的传播,提出语言传播的综合性理论框架。学成后,王晓梅返回马来西亚,在马来亚大学语言暨语言学学院任教,曾连续两次荣获中国社会语言学学会颁发的青年学者论文奖一等奖。2016年王晓梅调入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现任中文系主任,职称教授。 马来西亚吉隆坡小印度敦善班丹路上的四语对照广告牌 马来西亚吉隆坡茨厂街入口处的三语对照的中式牌楼 2021年3月,王晓梅的专著《马来西亚华人社会语言研究》由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这部专著约23万字,是王晓梅扎根马来西亚,扎根学术研究所取得的一项丰硕的成果。 中国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前院长、著名的社会语言学教授郭熙先生为这部专著写了序言。他说:“海外华语是一份重要的文化遗产,是一种宝贵的语言资源,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不可再生的资源。社会语言学需要搜集整理这些资源,需要描写语言生活的各种事实和各地的华语——包括当下的和历史上的,需要在描写的基础上作出进一步的分析解释。”(《马来西亚华人社会语言研究》第IX页) 语言生活中的“各种事实”是语言生活的写照,描写的目的是为了用事实来证明社会语言学必须论述的具有普遍意义的现象与规律。王晓梅这部专著就是从宏观、中观、微观三个角度来论述的,而且她根据汉语的特点,从“古、方、普、外”四个角度进行对比、分析。 在这部专著中,作者将论述集中在语言传播、语言维护、语言转用、语言选择、语言规划、语言景观和语言接触这7个课题上,分章申论,精彩纷呈。令人激赏的是,对这些课题的研究,王晓梅“大多建立在广泛深入的田野调查基础之上”,例如对柔佛州客家人的研究,对雪兰莪和吉隆坡潮州人的研究,对槟城客家人的研究,等等。伴随着这些研究个案,作者编制了大量的统计表,例如在第四章“语言选择”中,各种统计表竟有47个之多。与此同时,作者还充分运用图片,例如在第六章“语言景观”中,她配了25幅照片。我在新加坡的新闻机构工作过,深知图片具有纪实性、实证性、简明性,它被喻为媒体的“眼睛”或“心脏”。学术著作并非新闻,但是,在专论“语言景观”时,一张图片有时胜过千言万语。这在中国出版的同类著作中并不多见,因此我认为这是晓梅专著的一大特色。 自从2019年12月国际中文教育长沙会议后,“国际中文教育”作为一个正式名称开始广泛使用,现已成为中国语言学界的一个热词。既然是“国际中文教育”,视角自然是“全球华语”。马来西亚是一个典型的多语社会,有说有134种语言的,也有说没那么多,只有80多种。无论一百多还是八十多,马来语、英语和华语是三种最主要的语言,国语是马来语,是“马来西亚的核心语言资源”,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那么,华语的地位怎么样呢?这正是这部专著研究的焦点。 王晓梅教授说:“马来西亚是中国以外唯一一个有完整的华文教育的国家,这在其他多语国家是不多见的。独特的教育体系使得华人在多语环境下,不但没有被主流语言(马来语)同化,反而很好地保持了自己的语言(当然,其中方言有向华语转移的倾向),是世界上语言传播的一个特殊的例子。”(同上,第55页)由此可见,马来西亚华人的华语教育当属“海外华语传承”。马来西亚“华语传承”的“方向、目的、动因、路径”是怎样的呢?王晓梅在书中备述甚详,为读者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可资借镜。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一衣带水,两国的语言景象异彩纷呈,颇多共同之处,但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毕竟是两个国家,国情不同。不过,王晓梅教授在其专著中的诸多观点与论述,对新加坡的语言学界,对在高等学府修读语言专业特别是社会语言学的学生,对社会语言学研究者,都具有参考价值,值得一读。 [...]

151 – 华语华文2021-11-26T14:04:26+08:00

151 – 医药保健

2021-11-26T13:48:33+08:00

虚不受补怎么办? 文图 · 李曰琳   已经肆虐一年多的新冠病毒好像还没停息的迹象,仍在一些国家此伏彼起,四处流窜。虽然疫苗已经开始接种起来,但病毒还在不停地变异,穷凶极恶地反扑人类。各国边境依然紧锁,新加坡也不例外,稍不注意就会形成灾难。宅在家里的人们除了身体力行地执行各种防疫措施之外,都更加注重养生保健了。除了运动锻炼身体之外,也愿意炖些汤汤水水,为家人增加营养,增强抵御病毒的能力。很多人问中医师:要煮些什么药材好呢?还有些人觉得自己身体弱,吃了补药,身体反而不舒服,或者病情加重。通常人们会说这是虚不受补。 其实,中医治疗的原则就是虚补实泻:虚则补之,实则泻之。身体虚弱,一定要补,但要根据体质,辨证进补。比如阴虚体质的人,如果过多使用温补的药物可能就会有上火的表现,产生口干、燥热、便秘等现象;而脾胃虚弱的阳虚的人,如果过多使用滋腻的药物,可能就会有腹胀、腹泻等虚不受补的反应。 这些虚不受补的现象多数是因为没有根据体质,辨证进补。如果没有弄清楚体质就进补,就会适得其反。如有人说的那样:阴虚的人吃辣椒是火上浇油,阳虚的人吃麻辣是雪中送炭;阴虚的人吃苦瓜是久旱逢甘霖,阳虚的人吃苦瓜是雪上加霜。 中医讲究的是阴平阳秘,气血调和,尤其注重阴阳平衡。所以虚症的人要进补,首先要分清自己是哪种虚?是阴虚、阳虚、气虚还是血虚?中医的辨证方法有很多种,如脏腑辨证、六经辨证、卫气营血辨证等,但以八纲辨证为总纲。八纲就是阴、阳、表、里、寒、热、虚、实。疾病的证候千变万化,基本可以归纳在这八纲之中。 阴和阳,是对立统一的两方面。具有相互依存、相互对立、相互转化的关系,就如我们常看到的八卦图。阴证,即阴盛之证。阴过多,阳相对不足,所以阴盛则寒,属于实寒;阳证,即阳盛之证。阳过多,则阴相对不足,故阳盛则热,主要表现为阳气亢盛,为实热之象。 那什么是阴虚和阳虚呢?阴虚,即阴不足,阳则相对亢盛。就是说,并不是阳过多,只是阴不足,显得阳偏多,所以有热,但是虚热,所以怕热;而阳虚则正好相反,阳不足,则阴相对偏盛,所以表现为寒,是虚寒,所以怕冷。 从症状上看,阴虚的人由于体内津液、精血亏少,以阴虚内热为主要表现,如口干咽燥、手足心热、烦躁失眠、眼睛干、便秘等;阳虚的人则由于阳气虚,不足于温勲五脏六腑的活动,以虚寒为主要表现,如畏寒肢冷、怕风、易感冒、大便溏泄、动则心慌气短、夜尿多等。 根据虚则补之的原则,缺什么补什么。阴虚的人多数阴液不足,所以进补宜以滋阴类药物为主,如百合、玉竹、麦冬、天门冬、石斛、女贞子、墨旱莲、黄精等;阳虚的人多数脾肾阳虚,进补宜以健脾补肾药物为主,如淮山、杜仲、肉桂、附子、巴戟天、淫羊藿、肉苁蓉等。食材或药材也要选择适合自己体质的,就不会出现虚不受补,适得其反的效果。 但实际生活中,很多人并不是单纯的阴虚或阳虚。也有很多人可能是阴阳两虚或气阴两亏的,既有阳虚的一面,又有阴虚的一面。如果稍用温补的药则更伤阴,会有上火表现;稍用滋阴药则脾胃不耐受,容易腹泻。这样的体质在进补时,需要平衡阴阳,用药平和,补而不燥,滋而不腻,才能起到效果。 另外,对于一些虚弱的体质来说,如果要进补,除了辨证得当之外,还要注意用药得当和个体差异。 例如:有痰湿的人用党参黄芪来补气,却越补越不舒服,感觉腹胀、乏力,舌苔厚腻;适当地加一些陈皮一起服用,能够畅通气机,去痰除湿的同时,进补才会起到效果。还有一些肝郁体质的人,由于肝火旺盛,稍用补品,就感觉胸闷、腹胀、食欲欠佳;同时兼用一些疏通肝气的药物,如柴胡,才会补而不腻,达到应有的效果。而对于有淤血的体质来说,如果要进补,应该要同时加用一些疏通气血的药物,如田七等,才能达到好的效果。 所以,我们说虚则补之,但要补益有法,要辨证进补,还要合理用药,根据身体所需要的合理剂量来进补。做到不多补,不少清,药性平和,补而不滞,滋而不腻。 龙生九子,子子不同。每个人的体质都不尽相同。相同的病症,因体质不同,而对药物有不同的反应。所以进补之前也要弄清楚是否对某种食物或药物有不良反应或过敏史。必要时,请咨询你的中医师。 耶鲁大学的克里斯塔基斯教授在他刚出版的新书《阿波罗之剑:冠状病毒如何深刻而持久地改变我们的生活》中说,人类将会带着焕然一新的使命感和可能性走出新冠阴霾,“只不过是在巨大的悲伤之后”。他预计,2024年左右将迎来一个肆意而为的时代,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和1918年流感大流行后出现“咆哮的二十年代”一样,人们将会更笃信宗教,更爱冒险,也更放纵。 而我觉得,还要加上一句,人们也会更注重养生,回归自然。 小贴士 益胃汤:北沙参10克,玉竹10克,麦冬15克,生地15克,冰糖适量,煎汤饮。养阴益胃、生津止渴,适合口干咽燥的阴虚体质的人。 oznorWO 肉桂羊肉汤:羊肉300克,肉桂10克,草果5个,芫荽及调味适量,煲汤。健脾温肾,适合四肢不温、腰膝酸软,纳呆食少的脾肾阳虚的人。 石斛虫草汤:石斛10克,冬虫草2克,煲汤。壮阳补虚,适合阴阳两虚的人调补。 (作者为中医学博士) [...]

151 – 医药保健2021-11-26T13:48:33+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