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6日

151 – 艺术长廊

2021-11-26T14:10:53+08:00

三百丹青富翁——欧阳兴义 文 · 赵宏     图 · 受访者提供   有道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一个人的人生之所以和另外一个人不同,除了自我的出身、资质和品质之外,最重要的恐怕就是际遇和机缘。新加坡是华人为主导的社会,与中国不可避免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本地,有一位独一无二的人物,一生风云际会,与现代中国顶级艺术大师比肩接踵,亦师亦友;与香港金牌电影导演和港台优伶出入成双,亦庄亦谐;与本地文化先哲探微追远,一语惊醒世人,成就一段他人无法企及的艺坛佳话。 他就是新加坡画家欧阳兴义。 欧阳兴义出生于1945年农历10月18日,当时他的父母适逢迁徙途中,滞留中国广东台山。幼时,他随父母迁居香港,十岁时考入中国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学习,随后进入中央美院深造。1967年大学毕业后下乡劳动,1973年回到北京画院专事创作。在中国有一南一北两大美院,堪称双雄。在南方,是位于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由当年的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倡议设立,由中国早期赴法留学的艺术大师林风眠于1927年出任首任校长,时称国立艺术学院;在北方,是在位于元、明、清数百年帝都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前身是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新中国成立后,首任院长是留学法国的一代大师徐悲鸿。无论是在教育普及程度相对低下的年代,还是如今文化高歌猛进的时代,若想进入万人选一的中央美院专修纯美术专业,其难度不亚于古代考中状元一般。 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比如蒋兆和、黄胄、叶浅予、吴作人、李苦禅、李可染、陆俨少、王雪涛、娄师白、潘絜兹、靳尚谊等,都曾对欧阳兴义耳提面命,有师生之谊。他的同班师姐周思聪,如今也位列一代宗师。 1970年代末,欧阳兴义转赴香港,结识著名电影导演徐克、杨凡、麦嘉,先后为多部影片,如《新蜀山剑侠》(1980)、《上海之夜》(1984)、《游园惊梦》(2002)等做电影美术创作,并以《上海之夜》获香港金像奖提名最佳美术指导。 《天姿国色一卓锦万代》丙烯 87×135cm 《狮子与舞者》丙烯 135×91cm 1984年,为了寻找祖父在南洋的遗迹,欧阳兴义来到新加坡。他的祖父曾在桥南路印度庙一带开办过一家广顺绸庄,可惜事易时移,人声湮灭,旧迹已不可复寻。不过,他还是应《联合早报》及《联合晚报》之邀留在新加坡,任职美术编辑。他的太太也同为报社美编,夫妻二人携手相伴,至1997年离开报馆退休时,前后共画了不下万余张报纸文章插图。期间,1988年,他的油画《珊顿道上》获IBM美术奖;1989年,油画《索美塞》获新加坡交通与新闻部美术赛大奖,另外也有作品获陈之初博士美术奖。 1985年,受定居新加坡的印尼美术大师李曼峰之托,欧阳兴义将李曼峰收藏的徐悲鸿油画《张汝器夫人母女图》带回北京,交予时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的吴作人先生,后无偿转赠徐悲鸿纪念馆,由馆长、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出面接收。时至今日,这幅画仍悬挂在北京的纪念馆中。 1999年,欧阳兴义出版了《悲鸿在星洲》一书,将徐悲鸿在新马两地的点点滴滴,详加考证,搜集成书,一时轰动新中两地,其中揭示了不少隐秘的、不为人知的历史疑云,激起层层波澜。这本书亦在中国内地出版,据称“在美术史上有重要参考价值”[1]。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得知后,曾专程写信给欧阳兴义,信中说:“我和庆平[2]都对你怀着十分感激的心情,不知道如何回报?悲鸿对新加坡怀着特别的感情,我们全家也如此。你为撰写悲鸿在星洲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实在令我感动”[3]。信纸上泪痕斑斑,诸多心酸与无奈,观之亦令人嘘唏淆然。 同年,欧阳兴义所著《南洋画伯李曼峰》一书也同时出版,这是李曼峰这位东南亚顶级艺术大师目前唯一的一本传记。 2016年,欧阳兴义将300多页电影历史资料捐给香港电影资料馆,“包括徐克为1983年电影《新蜀山剑侠》所画的电影分镜图手稿,以及导演杨凡成功说服日本知名女星宫泽理惠演出的《游园惊梦》电影概念设计图等”,其中很多都是他当年的电影美术作品。[4] 1997年,欧阳兴义接受脑肿瘤手术,此后又因疾手术,开刀九次,生性开朗的他并非因此困顿下去,反而以自嘲的口吻号称“欧阳九刀”。生活中他确实是豁达的,视金钱为俗物。在位于湖畔的高级公寓里,他曾开心地讲述自己“无心无意”却两次大发横财的故事,也谈及迄今为止已凭很好的价格先后卖出约300幅个人画作,说到兴奋处,一时开怀无两,犹如稚子。其间他还透露一件与李可染先生有关的陈年往事:当年欧阳兴义曾在香港一家古董店费尽口舌买下店内一张镇馆之宝——李可染的《牧牛图》。 某年他赴北京时,携画登门向李可染先生请教。李可染先生当时只打开一半画,看到背景中的柳树后即把画放置一旁说:“这是假画,树画得不好,不是我画的”。欧阳兴义乘兴而来,扫兴而归。不料几日后李可染先生又亲自打来电话,提出想再看看那幅画,于是二人再次相见。观画之时,李可染先生良久不语,最后才喃喃自语说:“此画虽不是我的风格,不过,画中牧童牵牛的绳子画得极好,绝非坊间仿画者所能也。” 表面上,欧阳兴义看似没有像一般意义上的学院派职业画家那样躬耕自律,长期潜心于画室创作,但实际上,他一天都没有停下过挚爱如初的画笔。他的纯美术作品,早期主要是以油画为主,后期则改为用丙烯创作,有时也画传统中国水墨画。总体而言,他的作品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前期的具象表现主义阶段;一个是后期的抽象印象主义阶段。早期作品的主题较为突出的是巴厘岛系列和西藏系列。欧阳兴义曾经游走60多个国家的300多座城市,每过一地,都会留下与之相关的主题作品,在与本地资深画廊前辈俞精忠的长期合作中,颇得市场好评。 据欧阳兴义讲,他是在55岁时,即1990年才画出自己的第一幅抽象作品——《骑师的綵衣》,60多岁之后正式安心钻研抽象创作。他说:“抽象艺术是天上的艺术,是人类艺术中的艺术”[5]。他认为,很多人的抽象画是有问题的,不知所以,而他的作品是有主题和具体解释的,是有内涵的。他常用中国古代的唐诗为抽象画命名,画心中所想,力求表现一种放松和潇洒的状态,制造元气淋漓的艺术效果。他用笔与画面搏斗,赋予笔触以节奏,以内在的张力,透视俗世意义的万象万物,仿佛在用一把利剑,劈开外壳和基体的层肌,呈献美感的坚质性和自由性。他很欣赏旅法画家王衍成的风格。王衍成是继赵无极和朱德群之后又一位重要的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欧阳兴义欣赏他的作品的意识性;认可他在聚与散、疏与密、虚与实之间的盘旋;认可他把具象升华到纯粹的视觉语言状态,进入哲学层面的抽象语系。 《流水落花春去也——李煜词意》丙烯 120×84cm 欧阳兴义曾有机会以北京画院所属的齐白石旧居为工作室,度过六年时光。齐白石自号三百石印翁;欧阳兴义则自诩人生七十,有藏画三百,自画三百,卖画三百,此生富足,可以自称为三百丹青富翁矣。 [...]

151 – 艺术长廊2021-11-26T14:10:53+08:00

2021年10月12日

151 – 总会专递

2021-11-26T14:22:57+08:00

首届新加坡美术名家荣誉邀请展开幕 文图 · 林梵   2021年4月28日,由新加坡美术总会主办、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及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作为支持单位的首届“新加坡美术名家荣誉邀请展”在新加坡美术总会新会址,太戈尔巷9号4楼美总画廊举行。大会主宾宗乡总会会长陈奕福、新加坡美术总会会长梁振康、“新加坡美术名家荣誉邀请展”工委会主席谭瑞荣分别在开幕式上致辞。此次受邀的新加坡美术名家是林子平(101岁)。不巧在开幕式前,林子平身体欠安入院,未能参加展览会隆重的开幕式。幸好在本文截稿时,得知林先生已康复。 新加坡美术总会首次为本地杰出艺术家举办个人成就展,并颁发“新加坡美术名家荣誉证书”,林子平也成为本地获颁“新加坡美术名家荣誉证书”的第一人。该证书由新加坡美术总会会长梁振康代领,之后他亲自送到在家里休养的林子平手中。“新加坡美术名家荣誉邀请展”在疫情期间举办,虽有人数限制,但仍有四十多位新加坡艺术团体代表出席了开幕式。 美总画廊共展出了林子平18幅书画作品,涵盖了他从上世纪中期到近期的重要代表作品。美总会长梁振康在开幕式上详细介绍了林子平的生平及其创作。“林先生代表着新加坡的艺术成就,他的创作精神鼓舞着几代人。林先生百岁高龄,仍每天创作,不断创新。他平易近人,虚怀若谷,天真风趣。他提携后人,乐善好施,是新加坡艺术界的楷模。”梁振康表示:“未来会继续坚持举办这样的展览。美总已计划收集50位名家的作品办展,并出版画册传及后世。” 新加坡宗乡总会会长陈奕福认为,美总颁发“新加坡美术名家荣誉证书”,意义重大。“林先生是新加坡人的骄傲,要让更多国人,特别是年轻人认识本土艺术家。林子平先生这组在印度尼西亚的写生,多么富有生命力与想象力,这就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的完美创作。”陈奕福介绍了宗乡总会多年以来,一向支持弘扬华族文化艺术等各类活动。“此为首次作为协办单位支持新加坡美术总会的活动,接下来,总会将继续支持在华族文化中心举办的大型名画家展览。”陈奕福说:“宗乡总会也积极支持本土画家的义卖,整个社会的慈善事业可通过这个形式,使更多艺术家得到社会认可与支持,让大众更进一步认识到艺术家对社会的贡献与影响。” 负责此次展览的工委会主席谭瑞荣说:“一个地区,或者说一个国家的社会生态,有没有形成文化景观?有没有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要看我们对我们的文化艺术工作者是否有足够的重视?是否有足够的尊重?我认为新加坡美术总会为本土艺术家举办这样的活动,在新加坡美术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美术总会会长梁振康亲自将 “新加坡美术名家荣誉证书” 送到在家里休养的林子平手中 左二起分别为工委会主席谭瑞荣、大会主宾陈奕福会长、美术总会会长梁振康、美术总会永久名誉顾问庄昭平(PBM)为开幕式剪彩 美总会长梁振康在开幕式上详细介绍了林子平的生平及其创作 大会主宾陈奕福会长在开幕式上致辞 美术总会会长梁振康在开幕式上致辞 工委会主席谭瑞荣在开幕式上致辞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陈志锐博士受访时说:“如果我们自己不去认识和肯定本土艺术家,谁会去做这件事情呢?更何况像林先生这样的艺术家,已经坚守了100年。”他补充:“展会所精选的作品非常经典,这些不同题材、媒介、创意都是艺术家百年精品浓缩,令人震撼和感动。我们必须要有坚定的文化艺术自信。本地艺术家已在融合东西方,甚至南北方,包括东南亚、日本等多元文化方面做出了独特贡献。艺术家们在构图、色彩及艺术表现方面,更具内涵与张力。本土艺术家的创作普遍具有独特的辨识性,具有很高的不同于任何区域的辨识度。从宏观上看,我们的艺术作品内容更广泛丰富,对待创作的态度更包容,更大胆,更百无禁忌。新加坡的文学艺术已为走出国门,走出亚洲做好准备。” 慈善家黄马家兰认为:“新加坡艺术家是新加坡的,新加坡人要支持自己的艺术家。我们应该感到骄傲,也应该努力地把传统绘画、书法等艺术传承下去。本地艺术家丝毫不比其他任何国家的艺术家差,应加强对本土艺术及艺术家的认识、认可与支持,要想办法让世界看到这些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 来宾们受访时也感慨万千,认为这是一项巨大工程,对新加坡当下的艺术家,对周边国家的艺术收藏家,甚至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来说,都意义深远,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新加坡,这个令人瞩目的东西方枢纽,除了重视物质文明、经济的繁荣,还应该重精神文明、文化艺术的繁荣。受访者一致认为:文化艺术能体现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新加坡特有的南洋艺术元素,是世界文化艺术遗产的重要部分,具有不可估量的艺术价值与意义。重视我们自己的艺术家,让年轻艺术家看到未来发展的前景与希望,让我们的艺术家有更多机会进入世界级的艺术殿堂,是新加坡政府与民间共同努力的重大课题。 (作者为本刊特约撰稿人)

151 – 总会专递2021-11-26T14:22:57+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