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syayuan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syayuan has created 150 blog entries.

2021年12月20日

粤海清庙:新加坡早期华人的“共享空间”

2022-09-14T18:07:48+08:00

1922年3月31日,英国皇太子驾抵新加坡并逗留两天。为迎接王储光临,新加坡一百多个大小华社社团和华校在4月1日晚上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提灯会。当天晚上,参与提灯会的各组织都齐聚不同地点以备出发一起参加游行。位于菲立街的粤海庙,就聚集了一组由18个社团组织的团队。 在这盛大节日,新加坡不同籍贯社团以粤海庙为聚集点,显现出这座古庙扮演的跨帮功能。 这18个社团是琼州会馆、东安会馆、南顺会馆、惠州会馆、宁阳会馆、香山会馆、肇庆会馆、冈州会馆、花县会馆、番禺会馆、三水会馆、李氏书社、义安郡、茶阳会馆、应和会馆、丰永大公会、雷州会馆和高州会馆。 多元化文物 供奉着玄天上帝和妈祖的粤海清庙,早期又名为粤海庙,因没有现存碑文或文献记载,其真正创办年份和创办者不详,但一般相信庙宇是由19世纪初期来叻的潮商为答谢妈祖保佑航海顺利而设立,后来由义安郡(现义安公司)接管。 在义安公司保管的众多粤海清庙文物中有三个古香炉,其中一个刻有“玄天上帝”和“道光六年”(1826年),一个则刻有“天恩公”和“己卯年元月”,还一个刻有“天恩”和“道光六年”。另外,粤海清庙内挂有楹联和匾额无数,年份最远的是三对道光丙戌年的楹联。这三对楹联中,两对由梅邑弟子敬刊,一对由广府宁邑弟子敬刊。除了这几个19世纪初期的楹联,粤海清庙在1896年进行大重修之际,陆续收到更多来自不同方言籍贯人士奉送的匾额。这其中包括粤东众绅1896年的四副、琼州众信商1897年的两副、茶阳会馆众信商1897年的两副、广惠肇众信1897年的两幅和应和馆1898年的两幅。从这众多由各帮赠送的匾额,就不难看到19世纪华社不同帮群对粤海清庙的拥护。 跨越方言群的庙宇 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爆发期间,新加坡经济受波及,人心不安,粤海清庙自然成为众人祈求平安以度过难关的地点。据潘醒农先生撰写,义安郡总理佘连城发出通告予本坡粤省广、客、琼各属侨领及义安郡董事,订1914年6月26日齐集粤海清庙,焚疏析祝地方平安。琉文录下: 其琉文本坡粤省沐恩治子等为欧西战争未息,叩求默佑以保地方事;缘大英国与邻邦有战事,战衅已开;遂使本坡商场受其影晌,现在百业阻滞;人心惶惶!怅念前途,未卜如何结局。治子等居英属地,同深戒俱,伏念上帝为造物主,能赐民福利,爱是虔心祈祷。叩求默佑,俾得战争早息,归于和平。庶使国家商务得以维持,地方仍旧安谧,则感深恩于无尽矣,肃此上呈。 四帮共庆的迎神赛会 新加坡琼、广、潮、客四帮在粤海清庙最大的联合活动就是常年迎神赛会。1858年12月9日的《新加坡自由西报》报导菲立街的庙宇向殖民政府申请游神准证,但没提到游神者的身份。1887年12月19日的《海峡时报》报导潮州人、广府人、海南人和客家人举行了Chingay(现称妆艺)的盛大常年游行活动。当年的活动耗资约7千元,长达1英哩的游行队伍早上10点从粤海清庙出发环绕市区直到下午2点半回到原点再解散到各自的庙宇,市区内的电车也在游行时段暂停服务。 这由广东省四帮联办的常年迎神活动日期并不固定,粤商们每年农历十月十五日聚集粤海清庙,用杯卜请期定出巡和回銮日期。迎神出巡日期都在农历十月内,1873年至1906年的报章报导就有十月廿一日(1895年)、十月廿二日(1899年、1918年)、十月廿三日(1898年)、十月廿四日(1878年、1890年、1901年、1903年、1906年)、十月廿五日(1881年、1904年)、十月廿六(1888年、1902年)、十月廿七日(1873年、1894年、1900年、1905年)、十月廿八日(1896年、1897年)、十月廿九日(1891年)、十月卅日(1887年)。 19世纪落成的玉皇殿 芳林巴刹后面的哥文园亚答屋,约半个世纪前拆除(图片来源:互联网) 这个年代冒出名字听起来浪漫的“红蝴蝶”,其实那是刺青的标记。这是个年轻的欢场女子组成的私会党,专向酒吧女郎和妓女收取保护费,不听话的就被施暴甚至毁容。红蝴蝶也为女人出头教训情妇,下手狠毒,跟男党徒不遑多让。 明枪易挡,暗箭难防,打击历史悠久的私会党必须多管齐下才可能见功。警方使用社团法令第55节,被逮捕的私会党徒不准保释。林有福为首席部长的立法议院通过刑事法(临时条款)修正法案,授权警方不需拘捕令亦可逮捕及扣留私会党徒。警方甚至派“无间道”混入私会党探取情报,这些卧底往往命悬一线。到了1980年代,有组织性的私会党终于在警方掌控之中。 乌桥头的国会议员与妇女宪章 虽然乌桥头地带好勇斗狠的私会党特别活跃,该区(立达区)的新加坡自治邦立法议员,竟然是年轻娇小,芳龄25岁的陈翠嫦。陈翠嫦在牛车水长大,有空时到父母的路边摊帮忙卖猪肠粉,职业为工厂书记,接地气是她高票当选议员的主因。 陈翠嫦与《妇女宪章》几乎画上等号。一个甲子前,只要摆过喜酒、有婚照或有证婚人就算是合法婚姻了。虽然社团会馆鼓励文明婚姻,为新人撮合良缘与证婚等,但将男人娶妻纳妾的千年旧包袱连根拔起,最有效的方式还是明文立法。 1961年立法议会通过由陈翠嫦提出的《妇女宪章》,将一夫一妻制合法化,同时把妇女结婚的最低合法年龄定为18岁,希望可以杜绝童养媳与童妓的习俗。此外,妇女可以提控丈夫通奸、重婚等不合法行为,离婚后享有赡养费等。它不仅改变男女间对婚姻关系的观点,更大大提升了女性的社会地位。可是那个年代,一般妇女不是不了解,就是觉得传统与隐私受到侵犯,甚至有诸多顾虑,譬如会不会因此连累到丈夫和孩子,制造更多家庭纠纷等。好些男议员家里也有几个妈妈,因此将《妇女宪章》解读为政府偏袒妇女,对男人不公平的法律。旧时代包袱何其沉重! 杨协成与百事可乐 [...]

粤海清庙:新加坡早期华人的“共享空间”2022-09-14T18:07:48+08:00

2021年02月26日

Yuan Magazine #149

2023-01-30T16:15:45+08:00

第149期 点击阅读电子书 目录 味道南洋 客家美食 客家情 蕴含浓郁本土风情的娘惹糕点 从猪脚姜醋中看百味人生 金门薄饼:凝聚乡亲 牵动思念 新年趣食 严文珍 李龙 黄嘉一 黄嘉一 张维昌 南洋纵横 春节,缅怀在日军铁蹄下牺牲的养正人 何乃强 先贤后裔 神秘社团的传人 孙宽 戏如人生 在创作中生活的许声亮 沈芯蕊 坡岛探幽 街头壁画探寻之旅 闵莉 杏坛岁月 教师不是魔术师 尤今 建筑情缘 麦里芝蓄水池 虎威 从新出发 中新青年线上交换疫情下的创新心得 黄丽晶 石叻风情 与夕阳逐走 三代的坚守 —— 探索翁展发的吉光片羽 孙苹钰 文坛掠影 青青子衿 —— 杜诚专访 齐亚蓉 岛国记忆 年少相识的培安 [...]

Yuan Magazine #1492023-01-30T16:15:45+08:00

2020年12月30日

Yuan Magazine #148

2023-01-30T15:57:54+08:00

第148期 点击阅读电子书 目录 先贤后裔  先贤之后 抗疫先锋 —— 余有进后裔余立松之素描 孙宽 旧貌新颜 宏茂桥:老街坊心灵中的幸福家园 李国樑 狮城艺事  搭建虹桥增厚谊 ——  新、中舞台艺术民间交流回顾 蔡曙鹏 吾乡吾厝 星洲建筑商王水九与惠安开成职校  陈煜 社会经纬 我们有美丽的汉字树  张夏帏 戏如人生 用戏剧与相声叩问人性的韩劳达 沈芯蕊 艺术长廊 芳杜靡靡花正发 ——  略记本地艺术家洪亚弟及何淑芝 赵宏 华社人物 用专业的心 做华社的事 —— 专访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财政吴绍均 欧雅丽 南洋纵横 不能遗忘的自由新村重要恳史 陈嵩杰 杏坛岁月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 尤今 华语华文 成为中国古代诗词达人的阶梯 汪惠迪 医药保健 能治病的水果  李曰琳 建筑情缘 旧亚洲保险大厦 [...]

Yuan Magazine #1482023-01-30T15:57:54+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