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28日

过客

2023-02-28T22:21:52+08:00

过客 文 · 王德华 “又要去跑步啊?” 女友像只懒猫,侧过身来看着我。 “对啊,前几天朋友都说我比以前瘦了,看来减肥还是很成功的。” “要不我和你一起跑吧?” “你都不胖,为什么要跑?随便你啦,你不要待会跑不动然后开始怪我。” 她给我瞟了白眼,好像在嫌弃我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她快。我们家附近就是勿洛蓄水池,跑步环境还是不错的。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女友会一时兴起,想跟我一块去跑,我也无所谓,反正多一个人一起跑至少比形影单只更有意思。 黄昏时刻,天空画出了橘黄的彩霞,水面的涟漪使它若隐若现。这时候人们放学下班了,蓄水池蛮热闹。有孩子骑车,有情侣在跑步,也有夫妻推着婴儿推车散步,画面让人倍感温馨。 这时我注意到她了。她就静静地坐在木凳中央像一座雕像,一动也不动。她的长发扎成一个马尾,穿着简单的蓝色T恤和牛仔裤,双手安放在双膝上。 最特别是她的双眸。从远处慢慢跑近,她的眼睛有种捉摸不透的幽深和寂静,即使带着口罩,男人这方面的直觉告诉我她一定是个美女。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清冷孤僻的气质,与周围的人显得格格不入。 “喂!你竟敢在我面前偷看女生?!哦,怪不得你最近几乎天天跑步,是不是来看别的女生?!” 我都没发现我整个脑袋都侧过去了,转过来发现女友气愤的模样,眼睛都朝我射出千万把刀子。 “没有啦,神经病啊,不要乱说好吗!” 女人胡思乱想的功夫真是天下第一,让人防不胜防。不过回家的途中,我不停在思考为何那女子的眼神让我感到莫名的不安。算了,女友不会把“胡思乱想病”传染给我了吧? 后来几天里,那女子依旧端坐在木凳上,犹如一位高僧打禅,我的好奇心也逐渐退去了。 这天,女友身体不适,我就自己去蓄水池了,跑到一处看见前方聚集了不少人。岸边站着几名警察,还有三个全身白色塑料服的工作人员,似乎在打捞什么东西,我索性就绕开人群跑开了。 “怎么样,我没跟你一块跑,有没有去看那个女生啊?” 回到家女友一脸挑衅兼恶作剧般看着我。 “才没有啦,今天我也没看见她在木凳那里。” 林高评语: 题目定得好。我在别人的人生里是过客,别人在我的人生里也是过客。故事中的我先是受到那个女生的魅力所吸引,对于她的好奇是短暂的、表面的。我的叙事暗示女生自杀了,可是,我绕开人群继续跑步。轻轻就拨开,读后感受到的却是沉重与不安。作者用“我”的视角叙事,这个“视角”留有余味。

过客2023-02-28T22:21:52+08:00

2023-02-28T22:22:25+08:00

吻 文 · 陈敏怡 下午三点半的星巴克人潮不减。 Ho站在收银台后,应付着来往的顾客,注意力却忍不住往那对小情侣飘去。两人选了角落处的吧台椅,方便肩并肩坐在一起,更方便男生将女生揽在怀里调情。他们在彼此眼睛上、脸颊上,时不时落下一枚吻,细细密密地,像Ho在他们玛奇朵上铺盖的奶泡般。 那纯粹又青涩的啄吻令Ho想起了阿B。 他们也曾交换过无数次的吻。在粗糙的墙壁上,挑逗趣意的吮吻;在坚固的沙发旁,纠缠湿润的热吻;在光滑的浴缸中,绵长缺氧的深吻;在蓬松的棉被里,侵略暴虐的啃吻。耳后、脖颈、胸膛、大腿、脚后跟。只要是能和嘴巴接触的肌肤面积,阿B都没放过,全都留下重重的、艳红的印记。所以Ho很好奇:轻轻的,在脸颊的,公开场所的吻,会是什么样的味道? “那我得做好多改变”,Ho在内心暗笑:“需要再柔软一点的线条,再娇小一点的身形,再甜美一点的气质,再拔高一点的声线,就像……” “嗨,我想点单。” 对的,就像她这样的。蜜色丰唇抿起矜持的笑,焦糖色的卷发松垮垮挽成辫子,卡其色格子毛呢外套紧紧包裹住玲珑身躯。是Short的白巧克力摩卡,入口醇厚、甘香残留,温暖心扉的同时又不会过腻。 “照旧一杯冷萃,Tall,再加一份贝果?”抽出杯子,Ho习惯性地写上“S”。 女人从不透露全名,只要求写下一个字母。喉部流出的气音难以捕捉,记得第一次接待她,反复问了几遍才搞清楚。这点倒是跟阿B一样。明明是可触碰的真实,偏要留份神秘感。 “这次要两杯,贝果也两份,带走。” Ho有些意外地瞥向女人,因为她从来只点一人份。今天是和闺蜜出来逛街吗?难得妆点的五官,比寻常更精致的打扮。或者是和男朋友约会……也可能是新婚丈夫,看着无名指崭新的银圈,Ho判断着。无谓的好奇心驱使他继续留意对方的动向:理想的摩卡小姐会有着怎样的伴侣——高大的男人推开门,纯黑的牛仔夹克顺着臂膀划出硬朗的线条。不用脱下衣服,Ho也知晓底下的肌肉多么结实。 那是曾经拥抱他入怀的臂膀,虽然以硬朗相抵,但却能硌出踏实感。 男人直直走向女人,用戴着同款银圈的手接过对方的袋子,然后亲昵地揽过她的肩膀,在她脸颊上落下一枚吻。只回头时,他才恍若意识到Ho的存在,漫不经心地点头示意。那是几乎看不见的弧度。 “阿毕,接下来我们去哪?” “思思想要去哪呢?” 下午四点的星巴克人潮不减。 Ho站在收银台后,应付着来往的顾客,注意力却忍不住跟着那对情侣,飘走了。 注:Short、Tall是星巴克杯子容量的别称,分别为小杯和中杯。 林高评语: 写在星巴克看见青少年的爱情形态。用Ho的眼睛在看,带出Ho飘忽流动的意识和情绪。对于吻引起的记忆写得很用心,描写细腻,这是有必要的,它反射了Ho对男女关系所采取的视角,以及“情色”后面的行为意识。作者的叙事轻巧活泼,文笔细致动人,具有写小说的潜力。

2023-02-28T22:22:25+08:00

2022年12月30日

机器 · 人

2022-12-30T22:27:14+08:00

机器 · 人 文 · 李欣融 运作于生产线 黄昏   破晓 早上   夜晚 分配  排 列  包装 每个人复制 无数的分身 重 着  复 ……  复 重 着 歇一歇吧 只为了 赶在明天 继续往前挪步 林高评语: 在现代工业体制的运作下人成了“制造品”。叙事语调带出一种无可奈何之感。“歇一歇吧”自成一节表达了强烈情绪,用的却是探问、祈求的口吻;“吧”字用得好。下来“明天”的语气是确定的。语调的转折传达了叙事时的心绪。第三节的字句跳动排列,甚至故意不合语法是为了突出日子给扭曲得颠三倒四了。

机器 · 人2022-12-30T22:27:14+08:00

2022-12-30T22:26:32+08:00

逐 文 · 林尤惠 我用童年点燃 一根烛 火光在 墙壁上 映照彩色的 点点滴滴  回头看 来时路上 一行白白,是光吗 林高评语: 起句佳。童年总是叫人回过头去看,一根烛光映现的点滴,有无限的想念又难免有些怅惘。“色彩”暗示那是美好的,却很朦胧,作者故意不明说是些什么。“一行白白,是光吗?”——为什么变作一行白白呢?“光”表示虚幻不可捉摸吗?题目“逐”表达“我”不断追索的心情。

2022-12-30T22:26:32+08:00

家常菜

2022-12-30T22:26:09+08:00

家常菜 文·钟安怡 一碗甜酒鸡留住 无忧的童年 一锅猪脚醋忘却 成长的酸涩 参巴臭豆的辣 跳着桑巴  带走怒火 一盘苦瓜领会了 人生的苦 吃饭了 妈咪一句嚷嚷  陪我尝遍了人生百味 林高评语: 钟安怡用很白的语言写记忆。“吃饭了”是妈咪惯常的一句呼叫,勾起了她许多记忆。妈妈做的家常菜在日子里积淀了许多人生内容,大多是“不愉快”的,不过,叙述语调很轻松,是欢跃的。语调处理得好。这样的语调表达自己对“家常菜”有了更一层的理解,感念于心中。日常的“吃”是可以入诗的,只看自己是否有所领会。

家常菜2022-12-30T22:26:09+08:00

诗二首

2022-12-30T22:25:26+08:00

诗二首 文 · 陈松杰 醒 天,亮了 雏鸟低鸣 阳光做伴 路,喧嚣 我将迈向静默的征途 驾着七色虹光 林高评语: 题目“醒”和第一句的意义是相承的。第一节充满亮光,心情愉悦。第二节的转折是有了“醒”的自觉之后的自信。前面的路不是平坦的大道。“我将迈向静默的征途”一句可圈可点。“我”已经做好准备,“静默”凸显了这一句的精神气质。第一小节铺陈,第二小节逆转,起伏跌宕。短诗是能够如此展示丰富的意涵的。 镜 镜外的小丑 昂起头颅 牵强的嘴角 挤出一丝微笑 镜内的主角 尽显陌生 静谧的双唇 述说无限迷惘 喜悦 愤怒 悲伤 哀愁 折叠交错 啪! 疲倦的镜碎了一地 不知从何拾起 林高评语: 镜外是“小丑”,镜内是“主角”,照镜人的心情——矛盾、期望、无奈——折射了照镜时的尴尬。“静谧的双唇”是假装,是不是天天要这样扮小 丑呢?实在难以给个回答。“述说无限迷惘”告诉你人生是不容易简单说得清楚的。“疲倦的镜碎了一地”是最后的结局。整首的基调是感伤的,那是对人生有了领会之后的感伤。

诗二首2022-12-30T22:25:26+08:00

2022年10月30日

藏在头发里的故事

2022-11-07T16:44:53+08:00

告诉学生,这一堂创作训练课抒写的内容是:“头发的故事”。 学生听后鼓噪不休:“头发?每个人都有头发啊,这又有什么可写的!” 我微笑应道:“正因为每个人都有头发,故事无处不在。” 我随即和学生分享了两则有关头发的新闻故事。 [全 文]

藏在头发里的故事2022-11-07T16:44:53+08:00

象征含义

2022-11-08T04:18:10+08:00

十岁那年,我跟着全是大人的旅行团去了鸟巢。抵达时尚未天黑,垂暮的阳光落在坚硬的钢筋上,映出柔和的光辉。那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鸟巢。 [全 文]

象征含义2022-11-08T04:18:10+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