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2日

挥之不去……——张挥专访

2022-01-13T14:31:46+08:00

无论篇幅长短,张挥笔下的文字总与他的过往纠缠在一起:他的恭锡街、他的双口鼎、他的东高地、他的大华小学;他的亲人、他的乡邻、他的玩伴、他的恩师;他的伤、他的痛……点点滴滴,丝丝缕缕,抹不掉,挥不去……

挥之不去……——张挥专访2022-01-13T14:31:46+08:00

儿童新冠后遗症的瘥后调理

2022-01-12T12:30:17+08:00

和成年人相比,儿童受新冠病毒的影响相对较小,即便感染也可能是轻症,甚至是无症状。但即使是这些看似不严重的患者,还是可能出现冠病后遗症。

儿童新冠后遗症的瘥后调理2022-01-12T12:30:17+08:00

《三州府文件修集选编》正式出版

2022-01-10T13:24:17+08:00

《三州府文件修集选编》的原著《三州府文件修集》于1894年在新加坡出版,是当时殖民地政府培训公务员的华文读本,摘录了其中162篇与早期新马华人社会有关的文件,记录着大量19世纪新马华社的信息,以及底层人民的生活样相,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社会史资料。

《三州府文件修集选编》正式出版2022-01-10T13:24:17+08:00

宗乡总会开启新篇章——第十七届理事会宣誓就职

2022-01-10T10:35:09+08:00

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于10月16日下午在宗乡总会一楼礼堂举行了第十七届理事会就职典礼,新一届理事在我国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王瑞杰的见证下宣誓就职,担任华社联络组主席的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也莅临现场观礼。

宗乡总会开启新篇章——第十七届理事会宣誓就职2022-01-10T10:35:09+08:00

2019-2020年“杰出会馆奖”暨第三届“宗乡总会杰出青年奖

2022-01-10T10:23:33+08:00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潮州八邑会馆以实际行动参与、支援全民防疫行动,三次免费录制潮语防疫录音,宣传抗疫知识,积极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多次捐赠和分发酒精搓手液、一次性手套给会员、董事、各潮属社团、同德安老院、李亚妹安老院,以及杨厝港民众俱乐部等。

2019-2020年“杰出会馆奖”暨第三届“宗乡总会杰出青年奖2022-01-10T10:23:33+08:00

应对疫情展创意 积极转型树典范——2019-2020年“杰出会馆奖”暨第三届“宗乡总会杰出青年奖

2022-01-06T14:44:45+08:00

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主办的2019/20年“杰出会馆奖”暨第三届“宗乡总会杰出青年奖”颁奖典礼在宗乡总会一楼礼堂如期举行,以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通过宗乡总会面簿页进行直播。11间获奖会馆的代表和“杰青奖”的获奖者均到场出席典礼。

应对疫情展创意 积极转型树典范——2019-2020年“杰出会馆奖”暨第三届“宗乡总会杰出青年奖2022-01-06T14:44:45+08:00

阿公之路——许雪翘访谈

2022-01-13T14:30:26+08:00

在新加坡华乐界,有一批出生于上世纪50及60年代的音乐工作者,他们没有机会进入音乐学院学习,但却对华乐情有独钟,穷其一生孜孜不倦、努力不懈,在自己的领域里发光发热。周经豪便是其中的一位。

阿公之路——许雪翘访谈2022-01-13T14:30:26+08:00

人生角色的诠释——柳波专访

2022-01-13T14:33:51+08:00

古人常说柳影摇曳,临风起舞。正应和柳波一张穿旗袍的黑白旧照,明艳的照中人正如扶风之杨柳。眼前虽已是近93岁高龄的慈祥老人,但她不像“弱柳”,展现的“角色”却是刚性与韧性,展现了其强大内心的喜乐。

人生角色的诠释——柳波专访2022-01-13T14:33:51+08:00

新加坡创立游艺场第一人:林德金

2022-01-13T14:16:20+08:00

我知道林德金(Lim Teck Kim)这个名字,是我在圣安德烈英校(St. Andrew’s School)求学的时期(1954-1959),那时候我的课室是和一栋五层楼的大楼连接着,这大楼叫做Lim Teck Kim Tower(林德金大楼)。林德金有5个儿子曾在圣安德烈英校求学,他们建议兴建一栋大楼,以林德金大楼命名,纪念逝去的父亲,大楼在1952年完成。

新加坡创立游艺场第一人:林德金2022-01-13T14:16:20+08:00

2021年12月28日

胶童与词典——杨贵谊专访

2021-12-30T14:05:45+08:00

百多年前,神州大地灾祸频仍,民不聊生。为了躲避灾难,求取温饱,祖籍福建福清的杨枝荣、刘亚妹夫妻被迫背井离乡,他们漂洋过海来到新加坡。由于无法适应都市生活,他们只好到柔佛州笨珍县的乡下去垦荒。他们拖家带口徒步来到巴力交怡村,在自己亲手建造的小茅屋里安顿下来之后,开垦出十几英亩属于自己的小胶园。随着人口的增加,单靠自家的胶园已不足以维生,待贵谊稍稍年长一些,他即跟兄姐们一起成为了小胶童。

胶童与词典——杨贵谊专访2021-12-30T14:05:45+08:00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