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Yuan Magazine/People, Yuan #151/有色彩的音乐

有色彩的音乐

——作曲家艾利·沃生

文·吴明珠     图·受访者提供

艾利生活照

作曲家艾利·沃生的听觉非常敏锐。许多年前的一个夜晚,他外出散步,走到一个地方忽然听见噼噼啪啪的声音从一间屋子里传来,原来是有人在那儿打麻将。这一阵阵的麻将声吸引了他,于是他马上飞奔回家,当晚就创作《麻将伙伴》(Mahjong Kakis)。“这一首乐曲通过音乐叙述整个打麻将的过程”,他说。

不只是麻将声,激发艾利创作音乐的元素很多。他说:“可以是文学、大自然、科学。我的脑子不断在探索各种可能性。我问我自己,如果我这样做会有什么效果?这个声音怎样处理,这一组音符怎样安排?一个创作者需要有好奇心。”

“人们往往以为音乐是抽象的,其实不然。我刚来新加坡的时候,发现这里的音乐欣赏在各种层次上都和我在英国的经验不同。这里许多人不觉得音乐是抽象的,他们把听音乐当作是听故事。我常常用这个方式来创作。比如我最近的两部创作,《捎信的候鸟》(The Winged Messenger)及《古代的航海家》(Ancient Mariners)就是从多部文学作品取得灵感。《捎信的候鸟》2019年10月在滨海艺术中心首次公演,由Katryna Tan担任竖琴独奏,有乐团伴奏。《古代的航海家》是我读了一本有关郑和下西洋的书以后创作的,这部作品是钢琴和吹奏乐的组合。”

多面手的音乐家

74岁的艾利2019年底荣获我国政府颁发的文化奖。艾利在威尔斯出生,在约克郡长大。1991年移居新加坡,太太是新加坡人,是一位牧师。艾利早年曾获得Ricordi奖,是一间意大利音乐出版社颁给学生的书籍奖。他拥有南洋理工大学的硕士学位及专业钢琴及音乐教育文凭,是资深的作曲家、指挥家、音乐技术及教育家。

尽管他拥有剑桥大学三一神学院的学位,但刚来新加坡的那几年,生活蛮辛苦。他靠创作电视广告音乐谋生,也在音乐会上担任指挥。90年代中期至2000年初拉萨尔新航艺术学校请他担任音乐讲师。2004年,他又任教于南洋艺术学院。

偏好东南亚的音乐

新加坡华乐团呈献艾利的作品

艾利虽然是英国人,定居新加坡以后却深深地浸濡东南亚的艺术。他广泛地使用华族乐器来创作,多次为新加坡华乐团写曲并获奖。2008年他的作品《挂毯Ⅰ-飞舞的时光》在新加坡华乐团国际作曲比赛中赢得冠军;两年后再次为新加坡华乐团创作《挂毯Ⅱ-风下的土地》;2011年创作的《挂毯Ⅲ-豪宅的大门》也是写给新加坡华乐团的,以三弦为主要的乐器。

艾利至今已创作100多首乐曲,其中包括歌剧、音乐剧和古典乐曲。问其音乐有什么特色?他说:“我觉得我个人的风格是富有色彩:我对于华人早期南来的历史很感兴趣,后来我又发现海峡华人和娘惹文化的趣味,这两种文化都富有色彩。就华人南来的现象来说,族群密切的人际关系就像一幅色彩鲜艳的挂毯,娘惹文化的服饰和食物也是多姿多彩。”

另一部富有南洋情趣的作品是音乐剧《时光的河》。该剧融合了西洋乐、印尼的民间敲击乐Gamelan及华乐。“我小时候住在英国约克郡,靠近河边。移居新加坡以后,我经常到东海岸公园去散步,我喜欢河流与海洋。”他曾为扬琴独奏写了一首题名为《河的生命》的曲子。除了散步,他也喜欢阅读及听各种类型的音乐。

文化奖带来惊喜

艾利说:“能得到这个奖,我感到十分惊喜,这可是个非常高的荣誉。我觉得我对新加坡的音乐有贡献,但是我更觉得自己的收获比较大。新加坡是一个很特别的国家,这里的团体和机构的人际网络也很紧密,不同文化的对比也很有趣。”文化奖提供得奖者八万元的津贴。艾利将会怎样利用这一笔钱呢?“这一个奖要求得奖者提出有价值的计划。可利用的方式很多,比如你可以改善你的录音室,参加国际会议、音乐节和做存档录音。我用了一部分钱来改善我录音室的设备,其他大部分会用来做存档录音和创作一两部新的曲子,可能是一部音乐短剧和适合乐团表演的乐曲。”

为国庆庆典作曲

艾利说:“当我构思一部作品时,往往开始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但我会一直推敲、铺陈及扩充,直到我感觉有一部乐曲已经成形。到这个阶段,作品会自动引导我朝着某个方向去完成它。

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品是《候鸟南飞》。我在一个视频上看到一群候鸟在迁徙时变化队形,那种视觉效果很令人惊喜,于是我写了《候鸟南飞》。起先我用笛子,日本乐器Shakuhachi、Bansuri、Suling及西洋笛来表达这一首曲子。后来把它扩充成乐团演奏的曲子。”

艾利最负盛名的一部作品是为2001年国庆庆典大游行所作的乐曲,由新加坡交响乐团演出,他担任指挥。2007年,他再度为国庆庆典写曲,这一回由四大乐团——新加坡交响乐团、新加坡华乐团、印度小乐团及马来小乐团联合表演。2012年他的The Golden Orb在法国首演。

其他重要的作品包括:2010年为钢琴独奏编写的《劫》,在2011年新加坡全国钢琴与小提琴比赛中夺冠。2012年与鼎艺团合作,再度为滨海艺术中心庆祝成立十周年而创作《众声》。

艾利自70年代开始执教,曾在伦敦著名的中央语言与戏剧学院、皇家戏剧艺术学院及艺术教育学校教授音乐。

有风险的创作方法

艾利说他的音乐是综合性的。“创作音乐有风险,不能保证一定成功。但是我不愿意选择容易的方法。我常常告诉学生,如果你没有犯错,你永远不会进步。错误帮助你很快知道什么行得通,什么行不通,促使你去寻找行得通的途径。”他很高兴看到新加坡的音乐界在这十多年来的进展。“新加坡的音乐发展得很快,人才辈出,音乐会及观众人数有增无减,是一个好现象。”

他目前为两批学生开设高级音乐课程。一批在新跃社科大学的校园上课,另一批在南洋艺术学院上课。课程每周两次,每年学生人数大约是10到24个人。课程因冠状病毒的隔离政策稍受影响。虽然如此,他说:“我很喜欢教课,帮助学生实现他们的理想。”

 

(作者为本刊特约记者

Home/Yuan Magazine/People, Yuan #151/有色彩的音乐